案例分類Case

【性侵案不起訴】遭指控性侵,經本所律師協助辯護,獲不起訴處分。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10年度偵字第26523號
告    訴   人    All0-044(真實姓名年籍詳卷)
被           告     鄭○明
選任辯護人    林鈺雄律師
上列被告因妨害性自主罪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之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丶告訴暨桃園市政府警察局婦幼警察隊報告意旨略以:被告鄭○明因欲收養告訴人即代號All0-044(真實姓名年籍詳卷)之子而結識告訴人,於108年4月間某日下午2時許,駕車搭載告訴人,並趁停等於桃園巿蘆竹區南崁路1段112號台茂購物中心7樓停車場之機會,基於強制猥褻之犯意,違反告訴人之意願,先以手抓住告訴人頭部強行親吻,復以手抓告訴人胸部,而對告訴人為猥褻行為。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224條之強制猥褻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決先例意旨參照。
三、被告鄭○明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固坦承於上揭時、地罵車搭載告訴人之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首揭犯行,辯稱:伊沒有對她有猥褻行為,如果伊真的對她不禮貌,她車門一拉就能把車門鎖打開,可直接離開,而且台茂停車場是公共空間,如果她遭受猥褻行為,應該馬上就可以反應;事發後第2天,伊還去她家接小孩,她及她的家人都沒異狀等語。經查:
(一)告訴人指訴上開遭被告強制猥褻乙事,係發生於108年4月間,惟告訴人至早於同年10月28日始有通報纪錄,顔與一般被害人逃離現場後即時報警處理之情形迥異,是告訴人所指,已非不堪疑。
(二)再查,質之告訴人於偵查中陳稱:伊之前都還沒有提告,但伊現在要提告;案發當天伊請前夫來救伊,伊有將遭受鄭○明猥褻之事告知媽媽、前夫、大伯母,本案伊無法提供什麼證據;另伊跟鄭○明的LINE對話紀錄都刪除了,案發當下亦無目擊證人等語,足認本案除告訴人之指述外,尚無其他客觀事證可作為補強證據,足資佐證其陳述與事實相符。縱傳訊其餘經告訴人轉述案發經過之人,然究其證據性質,實與告訴人之指訴為具有同一、重複性之累積性證據,是否足為其單一指訴之補強證據,仍非無疑。
(三)且查,告訴人固指訴於上開時、地遭被告壓制在汽車前座座位上,並為強制猥褻行為,且因被告以駕駛座之中控鎖將全部車門鎖上,致告訴人無法逃離等情,然一般汽車固於駕駛座設有中控鎖,惟個別之車門仍可單獨操作打開,佐以告訴人當日乘坐該車之時間非短,應能了解車門開關之位置,卻未自車門或中控解鎖車門離去,亦與常情相違,尚難繩被告以罪。
(四)末查,告訴人之前夫A110-044C到證陳稱:告訴人有說案發時係在車上被繫安全帶時被環抱,下車再以幫忙穿外套名義被環抱,可能是環抱時又觸碰到她胸部,進電影院還假借拿飲料名義碰觸她的手或手臂等語,是告訴人並未具體轉述被告有何直接碰觸隱私部位等強制猥褻之明確犯行,足認據告訴人之轉述,被告或有不當肢體接觸,然能否反推認被告確有強制猥褻之犯行或犯意,仍非無疑。
四、從而,本件證據資料既可對被告為有利之存疑,無從依客觀方法完全排除此揭合理可疑,本於罪疑惟輕之刑事訴訟法基本證據法則,尚無從認被告確有犯嫌。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犯行,揆諸前掲法條規定及判決先例意旨,應認被告罪嫌不足。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之處分。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4      月      27      日
                                      檢察官    陳嘉義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19       日
                                       書記官    胡茹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