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類Case

【社會矚目貪污案/第三篇】桃園市政府經發局長朱松偉貪污案,本所協助遭多次索賄之廠商辯護,獲從輕量刑6月,得易科罰金之刑度。

  ⒎有利被告之事證及被告、辯護人之辯詞不予採納之說明:

 ⑴證人即被告己○於本院作證時雖稱:「(問:甲○○要求你提供方稱之物品及訂房,你為何願意一直持續幫他訂房沒有收費,然後提供方稱那麼多之高單價物品,你內心是否有期望獲得什麼好處?)我做人一直都是那樣,如果有人需要我協助的話,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大部分我都會稍微支持,但因為他是局長的關係,有執行案,也是朋友,且金額也不是非常高,這應該不行的,但是我沒有注意。」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453頁),雖與其前揭調詢時明確稱交付財物、利益之原因乃因前開採購案發款乙事不完全一致,但前開被告己○審理中之陳述,也提及當時亦有考量前開採購案與被告甲○○之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身分,是縱使被告己○審理中之陳述較有所保留,仍無從認被告己○已翻異其詞改稱並非為了採購案發款乙事而交付財物、利益,此從被告己○於之後審理程序,在有辯護人為其辯護下,仍供認係基於行賄之意思交付財物、利益乙情亦可徵。

 

 ⑵被告甲○○之辯護人雖辯稱:本案採購案經費之核銷,乃係桃園市政府交通局與交通部之事務,被告甲○○無從過問也無權限,而被告甲○○縱為被告己○瞭解採購案之核銷進度,惟此非被告甲○○身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之職務上行為,更無對價關係,從桃園市經發局已將相關請款單據轉呈交通局、交通部後,被告己○仍持續給付財物、利益亦可證云云。然查,桃園市經發局為自動車駕駛系統試運行計畫採購案之主辦機關,且於桃園市經發局轉呈前開採購案廠商請款單據等文件予桃園市政府交通局轉呈交通部科技顧問室辦理核銷後,最終仍係由桃園市經發局辦理後續發款作業,且發款事宜仍係由身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之被告甲○○決行,已如前述,佐以前述被告甲○○、己○於附表二通訊軟體對話之互動,被告己○請託被告甲○○並非單純為瞭解採購案核銷進度,其真正目的在於藉由被告甲○○盡速取得採購案之款項,且被告甲○○對此也有所認知,辯護人上開辯詞無視前情,徒憑被告甲○○僅單純關心採購案之核銷進度而主張非被告甲○○之職務上行為與無對價關係云云,自屬無據。

 

 ⑶被告甲○○雖辯稱就附表一編號1、2現金部分,係請求被告己○資助之公關費、交際費,而非索求賄賂云云,辯護人也稱:既為與議員之公關費、交際費,則與被告甲○○之局長職務無關,被告甲○○、己○兩人亦不曾約定被告甲○○應為如何特定職務行為,縱使被告己○主觀上期待交付現金得使採購案順利進行,然被告甲○○對此也無法認知,故此部分並無對價關係云云。惟查:

 ①被告甲○○固以議員交際費為由,向被告己○索求財物,然若因其身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而需與議員交際應酬,本可依法以特別費報支,何必再向被告己○請求資助,所辯已有可疑;而縱使有無法報支特別費場合或特別費額度用罄而須動用自己資金之情形,然觀諸卷附被告甲○○106年度、107年度之財產申報資料(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505至514頁),可見被告甲○○於106年11月1日,至少於臺灣銀行及郵局,分別有11萬餘元、98萬元餘元之存款,而於107年11月1日時,被告甲○○名下臺灣銀行存款為11萬餘元,土地銀行存款則為13萬餘元,而郵局存款竟高達314萬餘元,且被告於107年4月16日,以41萬5,000元之價格購入Lexus廠牌二手車1部,皆足徵被告於107年間資力頗豐(上開被告甲○○之財產狀況,尚未列計其名下之不動產與其他財產),又何必向被告己○請求資助工作上所需的交際費,自難採信被告甲○○真係有交際費之需求,始請求被告己○予以資助。

 

 ②又依卷內現有事證,雖未見被告甲○○自被告己○收受附表一編號1、2所示現金後,兩人約定被告甲○○應就自動車駕駛系統試運行計畫採購案應為如何具體行為之相關事證,然收受賄賂、不正利益罪,只要行賄者就公務員職務範圍內之行為有所期求,而公務員主觀上亦知悉交付者之目的或期求,而予收受,即足當之,不以雙方就公務員應踐履之職務,已明確並特定其種類或範圍為必要,亦不問其形式上之名目為何。被告甲○○雖以議員交際費為由請求被告己○資助,然所謂「議員交際費」之說詞,難以採信為真,已如前述,復參前述被告甲○○自承被告己○於107年間5、6月間曾請託其瞭解採購案之核銷進度,佐以如附表二所示被告甲○○與己○之互動,可認被告甲○○對於被告己○請託之目的在於藉由被告甲○○盡速取得採購案款項乙節有所認識,則被告甲○○藉詞「議員交際費」以掩飾索求賄賂之舉動,並在被告甲○○、己○雙方都有認知財物交付之目的在於藉由被告甲○○以盡速取得採購案款項,此與一般行賄者、收賄者為隱藏犯行,而對於財物交付往往巧立名目,且對於公務員之特定職務行使,雙方往往心照不宣之常情並無違背,自難徒憑被告甲○○形式上係以「議員交際費」向被告己○索求財物,且未言明特定之職務行為,即認雙方無對價關係,而為有利被告之認定。至辯護人所稱被告甲○○不知被告己○有藉由交付現金使採購案順利進行之主觀期待,與被告甲○○前開供述與附表二所示被告甲○○、己○之互動情形不符,亦屬無據。

 

 ⑷就附表二所示住宿利益部分,被告甲○○又辯稱:被告己○曾提過,若透過被告己○訂房,價格會比較便宜,而伊在臺北有應酬會喝的很醉,若直接回家會被家人嫌棄,所以才請被告己○幫忙代訂飯店云云。辯護人也為被告甲○○辯稱:被告甲○○僅係請託被告己○代訂飯店,且曾向被告己○提及要付款而遭被告己○婉拒,非屬具有對價關係之不正利益,另被告甲○○於卸任局長職務後,被告己○仍有為被告甲○○下訂飯店,亦徵並非針對被告甲○○職務行為之對價云云。惟查:

 ①被告甲○○既稱其係因為較便宜之價格,又在臺北有應酬之需求,才會請被告己○訂房云云,惟依卷附網路查詢計程車資試算表所示(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437至444頁),自臺北火車站前往被告甲○○桃園市○○區○○路○段000巷000號住處之計程車車資,也不過1,375元而已,相較於其請被告己○所訂飯店動輒4、5,000元之價格,顯有相當差距,若被告甲○○真係因便宜之因素才委請被告己○代訂,又豈會捨費用明顯便宜之搭乘計程車返家方式,反而委請被告己○以較高且有相當差距之費用代訂房間,所辯顯然可疑,又縱使被告甲○○再辯稱其因應酬酒醉恐遭家人嫌棄,而有應酬之後在外住宿之必要,然以臺北市價格較為優惠、住宿品質未必遜色之商務旅店林立,被告甲○○若真有前開需求,又何必非要每次都請被告己○代訂前開知名大飯店,益徵其辯詞可疑,更況被告甲○○請託被告己○所代訂之旅館房間,皆包含早餐「2份」,若真如其所述,係因上開避免酒醉、怕遭家人嫌棄之原因而有在外住宿需求,亦理應係「1人」住宿,又何須預定「雙人份」早餐,遑論被告甲○○於偵查中也自承:伊請被告己○代訂房間,不是每一次都跟姚姓友人同住,但附表一編號5所示是伊與姚姓友人一起住進該房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23頁背面、第124頁),即被告甲○○當時也承認請被告己○代訂旅館房間有跟友人同住情形,也與其所稱應酬後有在外住宿需求之辯詞不符,更證其上開辯詞,要屬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而證人己○固稱被告甲○○確係以代訂為由請其代訂飯店,惟被告甲○○於107年6月23日入住附表一編號3所示飯店後,未給付住宿費用予被告己○,之後又陸續請被告己○代訂附表一其餘各次之飯店,截至108年1月7日被告甲○○遭查獲止,被告甲○○均未給付任何住宿費用予被告己○,以前述被告甲○○頗為豐綽之經濟狀況,何以被告甲○○始終未給付分毫,反一再請求被告己○代訂房間,所辯更顯可疑。

 

 ②辯護人雖再為被告辯稱:被告甲○○曾要給付費用予被告己○,僅被告己○婉拒云云,而被告己○於審理中固也曾稱:為被告甲○○代訂飯店,被告甲○○前一兩次可能有說要付費,但是伊不太記得了,被告甲○○是不是有提,伊有沒有禮貌的說這個小錢不用,伊不是太有把握。但伊不能說被告甲○○完全沒提過要給付費用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449頁),然細譯被告己○前開所述,被告甲○○縱使有向被告己○提過要付款,但被告己○亦僅係「禮貌性」稱「這個小錢不用」,若被告甲○○自始真係請被告己○代訂房間,以被告甲○○、己○雙方為執行中採購案之舉辦機關首長與廠商之身分關係,若僅因被告己○之客套性回應,被告甲○○即未支付住宿費用,豈不瓜田李下、自招收賄嫌疑,是被告甲○○理應以各種方式給付費用予被告己○,然被告甲○○之後即未付款,更一再請求被告己○代訂旅館,且亦未清償任何費用,足徵其根本不存有支付住宿費用之真意,被告甲○○所謂代訂,亦僅係形式上之理由,實則係要被告己○無償為其提供住宿利益。是被告甲○○、辯護人上開所辯,並非可採。

 

 ③被告甲○○之辯護人又辯稱:被告甲○○於卸任局長職務後,被告己○仍有為被告甲○○下訂飯店,亦徵並非針對被告甲○○職務行為之對價云云。惟按公務員預期收受之金錢、財物或其他利益,若與職務上應為或得為之特定行為之間具有原因與目的之對應關係者,即應認定有對價關係,而公務員為特定職務行為後,縱使不具公務員身分或已不具備該職務上行為,然行賄者為感念公務員而基於前開對應關係予以事後酬謝者,不能謂此種情形即無對價關係。查被告甲○○於任職桃園市經發局局長期間,已為被告己○為諸多關心採購案核銷進度、指示下屬盡速辦理採購案發款作業之行為,則被告己○感念被告甲○○上開行為而予以後謝,亦無礙特定職務行為與收受、交付財物間具有對價關係之認定。是辯護人上開辯詞,亦屬無據。

 

 ⑸就附表一編號4所示水波爐部分,被告甲○○、辯護人雖辯稱:此部分被告甲○○係請求被告己○代買云云,辯護人再基此辯稱:被告甲○○本有給付費用之意,惟因被告己○婉拒始未支付云云。惟查:

 ①依卷附被告甲○○向被告己○索求附表一編號4水波爐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10至11頁),被告甲○○傳送前開水波爐之商品照片予被告己○後,即再傳送「請準備兩台喔!」之訊息,苟被告甲○○係委託被告己○代買前開水波爐,何以係直言「準備」2台,而非稱「幫我代買」;再者,以現今網路購物平台極為發達,被告甲○○又有何不自己購買,而特地請被告己○代買之必要,是所謂代買乙事,實屬可疑;況觀諸被告甲○○取得前開水波爐後與其前妻鍾○恂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158至161頁),可見被告甲○○向鍾○恂傳送「早安,妳再想想要不要那台水波爐,因為那台要五萬多,送人好像有一點可惜」、「不過這台蠻大台的,妳上網查一下尺寸,如果真的不要,我再處理掉,謝謝!」,鍾○恂即回應以「好。我回家量一下再跟你說」,之後兩人即就商品大小討論如何擺放該水波爐,而由前開對話過程可知,並非鍾○恂事先向被告甲○○索求水波爐,而係被告甲○○取得水波爐後再詢問鍾○恂有無需求,否則被告甲○○豈會詢問鍾○恂「是否需要」,而鍾○恂又豈會對於水波爐之大小毫無所悉,並憂慮擺放何處。從而,被告甲○○既不知鍾○恂有無前開水波爐之需求,且該水波爐每台售價高達5萬元以上,被告甲○○豈可能在水波爐台數需求都不確定、且每台要價不斐之情況下,直接請被告己○代買2台水波爐,亦徵是否存在被告甲○○當初係委請被告己○代買水波爐乙事,更屬可疑。

 

 ②又縱認被告甲○○確有以代買之名,委託被告己○代買前開水波爐,被告己○購買後即交付水波爐與被告甲○○收受等事,然苟被告甲○○真有支付代買商品價金之意思,以被告甲○○前述之資力,其早於107年7月間,即取得前開水波爐,又豈會在108年1月遭查獲止長達數月之時間,始終未支付任何費用予被告己○,是堪認被告甲○○亦僅係藉詞代買,實則係要被告己○無償贈送前開水波爐,而無從僅憑代買之名義,遽為有利被告甲○○之認定。

 

 ③辯護人雖辯稱被告甲○○本有要給付代買之商品價金,僅遭被告己○婉拒云云,然被告己○於本院作證時稱已不記得被告甲○○有無向其表示要付款乙事(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449、450頁),自難僅憑被告甲○○之空言,遽認存在其遭被告己○婉拒付款之事實,尤其被告己○於購買前開水波爐後,曾傳送「代買的大件剛剛取走,費用您再給我即可,不急」之訊息予被告甲○○,被告甲○○隨即回應「收到,謝謝!」、「感謝代購!」,此有其等通訊軟體對話在卷可憑(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17、18頁),難以想像被告己○之後於被告甲○○表示要支付商品價金時,會無端婉拒,遑論被告己○於偵查中稱:伊不敢跟被告甲○○索求商品價金,因為被告甲○○之真意如是要請伊代買,伊應該會主動付款,但都沒有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75頁、第178頁),可見被告己○毫無拒絕收受商品價金之意,是被告、辯護人所指被告甲○○有要支付代買商品價金,僅遭被告己○拒絕始未支付之事實,自屬無稽。從而,被告、辯護人上開所辯,均非可採。

 

 ④至被告甲○○、己○固曾於前開通訊軟體對話時,使用「代買」、「代購」等文字,然被告甲○○自始即無支付代買商品價金之意思乙情,已如前述,自不得以被告甲○○使用代買為名,即得認其無索求賄賂之意。此外,被告己○雖曾表達被告甲○○應支付代買商品價金,然以被告甲○○在向其索求前開水波爐之前,被告甲○○即以議員交際費為由,2度要求被告己○提供現金共20萬元,又要其代訂住宿旅館1次,之後卻未給付5,500餘元之旅館費用,則被告己○自能認知被告甲○○常假借各種名目向其索求財物,本次亦應係要其無償提供前開水波爐,此從前述被告甲○○直接指示被告己○「準備」2台水波爐,被告己○對此卻毫無質問被告甲○○何以要依其指示「準備」水波爐乙情亦可證,自不能以此認被告己○無交付賄賂之意思,而被告己○雖有主動提及代買費用之舉動,亦無非係被告己○面對被告甲○○一再索求財物且本次財物高達10萬元之情況下,企圖以此方式暗示被告甲○○是否多少填補費用而已。

 

 ⑹就附表一編號6所示APPLE IPAD、IPHONE 7 PLUS部分:

  被告甲○○之辯護人雖辯稱:依被告己○審理中之證述,被告己○給付APPLE IPAD、IPHONE 7 PLUS之原因,並非檢察官起訴之自動車駕駛系統試運行計畫採購案,而係另外之國發會乙案,故此部分並無對價關係云云,另觀諸被告甲○○、己○就前開財物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被告甲○○確係於討論國發會乙案事宜後,即傳送APPLE IPAD、IPHONE 7 PLUS之購物網站商品截圖,並向被告己○稱「拜託大哥幫忙,感恩」(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37至39頁、第42頁)。惟查:

 ①被告己○於本院審理中係稱:「(問:你跟甲○○在107年8月30日的對話內提到中壢客運跟臺灣智慧駕駛的合作意向書,後來甲○○就傳送IPHONE、IPHONE7PLUS、IPAD的照片給你,你認為甲○○在做什麼?)因為剛剛提到的前面那個案子,那個案子是國發會,是國家級的一個計畫,國發會他們要在縣市裡面選擇地方政府配合的自駕車發展,因為我們當時在農博有這個案子,所以希望能夠跟桃園的客運業者做合作,以桃園為主去爭取這個國發基金預算,因為基金很大,是9000多萬元,但是後來台中的團隊拿去了,桃園沒有拿到,因為這個過程有請甲○○引薦中壢客運去結合團隊才能夠投標,甲○○有幫忙。我覺得是基於朋友及局長關係請我幫他買。」、「(問:你後續是否有買手機、IPAD給甲○○?)有,但沒有收到費用。」、「(問:甲○○有無跟你說他跟你拿手機、IPAD的目的為何?)我不太確定,或許有可能是說學校、研究要用,我忘記了。」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452頁),綜觀被告己○前開所述,其真意並非指其係基於前開國發會案才購買前開手機、平板予被告甲○○,而係被告甲○○另以其他名目向其索求財物,而被告己○此一說法,反與被告甲○○偵查中之說詞一致(詳後述),是辯護人未細譯被告己○前開陳述意旨,誤解其意並遽此主張被告己○交付前開手機、平板之原因係因前開國發會案,自屬無據。

 

 ②關於被告甲○○就向被告己○索求前開手機、平板之原因乙節,被告甲○○於108年1月7日調詢時稱:伊有使用手機、平板的需求,才請被告己○提供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8頁);於108年1月8日偵訊時稱:伊與被告己○本來就有產學合作,而伊有手機、平板之需求,向被告己○索求前開物品是因為希望被告己○能與伊繼續合作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23頁背面);於108年1月17日調詢時稱:前開手機、平板係伊原本打算回學校後,作為研發車隊管理之APP使用(見偵字第1813號卷二第109頁背面);於108年1月17日偵訊時稱:伊向被告己○索求手機、平板是因為之後回學校有研究的需求,而被告己○之前曾經贊助過伊,故才向被告己○索求,希望之後可以帶回學校使用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二第116頁),可知被告甲○○偵查中係稱其因返回學校後有使用手機、平板之需求,才向被告己○索求財物,然被告甲○○索求前開財物之時間,係在107年9月間,當時被告甲○○是否留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都未明,被告甲○○竟於斯時就以學校研究使用,而向他人索求手機、平板,所述顯然可疑,尤其被告於本院審理中亦稱:伊後來有將被告己○交付之平板送人,即送給前妻鍾○恂,伊本來就想送平板給鍾○恂,才請被告己○幫伊買云云(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43、444頁),可知被告甲○○就向被告己○索求手機、平板之原因亦前後供述不一,實難採信被告係基於正當之原因向被告己○索求財物,況無論是學校研究使用或贈與前妻使用,以前述被告甲○○之資力皆有能力自行購買,何必無端向被告己○請求提供財物,是被告甲○○上開辯詞,不足採信。 

 

 ⑺就附表一編號8威爾鋼部分:

  被告甲○○之辯護人雖辯稱:被告甲○○係委託被告己○代買威爾鋼,而被告己○事後縱無償交付威爾鋼予被告甲○○,亦屬基於雙方交情之小額餽贈,並無對價關係云云。惟查,綜觀被告己○於偵查中、審判中之歷次陳述,均未提及其交付威爾鋼予被告甲○○之原因係因被告甲○○委託其代買,復依卷附被告甲○○、己○二人關於威爾鋼之相關通訊軟體對話,亦僅有被告甲○○詢問被告己○能否備妥威爾鋼,而無任何關於代買之隻字片語(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至81、82頁、第88至91頁),自難遽認被告甲○○有委託被告己○代買威爾鋼乙事,何況被告己○於偵查中、本院審理作證時一致稱其實不願意交付威爾鋼予被告甲○○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77頁、第178頁、本院矚訴字卷二第451、452頁),若雙方真存有代買威爾鋼之關係,又有何不願意交付之理。至被告己○於本院作證時固稱:「(問:你願意幫甲○○買威爾鋼卻沒有跟他收錢,你有何顧慮?)因為買兩盒2千多元我覺得還好,所以我就沒有跟他收。」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451頁),然此亦僅被告己○認為交付予被告甲○○之威爾鋼價值僅2,000餘元,損失甚小,無從以此推論被告甲○○、己○就前開威爾鋼即存有代買關係,亦無從遽認有何辯護人所指被告己○乃基於與被告甲○○之交情而無償餽贈之情。是辯護人上開所辯,並非可採。

 

 ⑻就附表一編號14所示APPLE IPHONE X手機2支部分:

  被告甲○○就前開手機2支部分,辯稱:其係因為有贊助尾牙禮品之需求,才請被告己○幫忙贊助云云;辯護人則為被告甲○○辯稱:卷內僅有被告甲○○與被告己○之秘書楊○潔之對話,被告己○是否知悉、參與交付前開手機2支未經證實,則是否屬被告己○基於行賄之意思而交付財物,自有疑義,何況被告甲○○當時亦表明係請求贊助尾牙之禮品,與被告甲○○之職務並無對價關係云云,另依被告甲○○與楊○潔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131頁),亦可認被告甲○○確係以尾牙贊助為由索討前開手機。惟查:

 ①辯護人雖辯稱:就前開手機之交付與收受,卷內僅有被告甲○○與被告己○之秘書楊○潔之對話,被告己○是否知悉、參與交付前開手機2支未經證實,是否屬被告己○基於行賄之意思而交付財物即有疑義云云。然查,姑不論被告甲○○就前開手機之索求對象亦稱係被告己○而非楊○潔,證人楊○潔於調詢時、偵查中皆稱:被告己○有交代伊,只要是被告甲○○交辦的,就去幫被告甲○○作,且被告甲○○的事可以先處理,事後再回報即可等語明確(見偵字第1813號卷二第6頁、第62頁反面),而證人楊○潔僅係被告己○之秘書,其購入前開手機後,又向全○○安公司報帳,此有附表一編號14「物證與出處」欄所示證據可憑,卷內亦無任何資料顯示楊○潔與被告甲○○有何特殊交情,若非其上開陳述屬實,殊難想像楊○潔會私自購買財物贈與被告甲○○再向公司請款,何況被告己○於偵查中從未提及楊○潔係未經其同意或授權而私自購買前開手機,於審理中就此部分亦供認犯罪,自堪信證人楊○潔前開陳述屬實。則被告己○事先指示楊○潔完成被告甲○○交辦事項即滿足被告甲○○之需求,楊○潔方購入前開手機並交付被告甲○○,自仍可認被告己○係出於行賄之意思交付財物並具有對價關係,辯護人無視上情徒以交付、收受財物之對話係被告甲○○與楊○潔,而謂被告己○無行賄意思,此部分亦無對價關係,顯然無稽。

 

 ②被告甲○○及其辯護人雖均稱被告甲○○請求贊助尾牙,並非具有對價關係之索賄云云,然查,被告甲○○於108年1月7日調詢時稱:扣案的2支手機(即被告己○交付之APPLE IPHONE X手機2支)本來是要做為經發局尾牙獎品,不小心帶回家。因為伊特支費快用完了,所以才請被告己○提供前開手機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6頁反面、第18頁);於108年1月8日偵訊時稱:伊當時是局長,想說尾牙需要廠商贊助獎品,才請求被告己○贊助,因為被告己○是伊多年好友。當時手機寄到伊局長辦公室,本來要交給秘書,但卸任搬離局長辦公室很匆忙,才把手機帶走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123頁背面);於108年1月17日調詢時稱:原本伊想要把前開手機作為經發局尾牙的抽獎禮品,而且伊原本也向經發局強調是全○○安公司提供,但因為伊在12月25日就卸任,一時疏忽沒有拿去秘書室,另只有半天的時間打包辦公室,很多東西來不及整理,才把前開手機帶回家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二第109頁背面),可見被告甲○○於偵查中係稱前開手機係要提供予「桃園市經發局」之尾牙使用,然此與被告甲○○與楊○潔聯繫索求手機時,係稱「忘記有工業會和商業會兩個單位要使用」(見偵字第12471號卷二第131頁),即被告甲○○當時係以有某工業會、某商業會共兩個單位之尾牙需要贊助之說法明顯不符,苟被告甲○○真係因要贊助尾牙獎品,就前開手機所贊助之機關、單位乙節,又豈會前後說法不一,則其所稱要贊助尾牙獎品之辯詞,已有可疑;再者,若被告甲○○真係要贊助尾牙獎品,尤其被告甲○○於偵查中明確稱前開手機就是要提供給桃園市經發局,更強調本來要拿給伊擔任局長時所屬之秘書,則被告甲○○又何以於107年12月24日收受前開手機後,未提出於桃園市經發局或其秘書,反於107年12月25日卸任後,將前開手機帶回家中,更顯其辯詞可疑;再者,縱被告甲○○一時疏忽、誤將前開手機帶回家,其在107年12月25日卸任後至108年1月7日接受本案調查前,亦有長達10天以上之時間可以返還手機予桃園市經發局,被告甲○○又何以未返還;更況被告甲○○於本院審理中竟改稱:伊向同案被告索求之現金、物品都是放在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辦公室,但沒有跟該局職員說有收到這些贊助的物品,因為縱使這些物品是公務需求而取得之贊助,本來就不用向下屬報告,伊只對局長位置負責云云(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47頁),一改其偵查中所稱本來要將前開手機交給秘書與要強調是全○○安公司所提供之說法,再度就同一事項前後供述不一,更難採信其辯詞;遑論無論於公於私,若被告甲○○有尾牙贊助之需求,以被告甲○○之資力,其又何必特地向被告己○請求贊助,自招與業務往來廠商私下有財物往來而遭懷疑恐涉及貪污之風險。職是,被告甲○○、辯護人上開辯詞既有諸多前後矛盾與不符常情之處,自難採信其辯詞。

 

 ⑼綜上,足認被告己○上開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被告甲○○與其辯護人之辯詞則不足採信,被告甲○○、己○上開犯行,均堪認定。

 

 ㈡向輿智公司負責人子○○索賄部分:

 ⒈訊據被告甲○○、子○○雖均坦承有上開犯罪事實一、㈡所示被告子○○有交付平板組2組、手錶1支與被告甲○○收受之事實,惟被告甲○○矢口否認有何收受賄賂之犯行,被告子○○亦否認其有交付賄賂之犯行,而渠等與各自之辯護人分別為如下辯詞:

 ①被告甲○○辯稱:伊收受被告子○○交付之平板組、手錶與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無關,並非基於前開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身分,僅是單純基於與被告子○○之朋友情誼,向其請求尾牙贊助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則為其辯稱:被告甲○○、子○○為多年好友,關係親密且有長期餽贈之慣例,而被告子○○贊助尾牙禮品亦屬歷年常態,本次贊助並無特殊之處,且前開採購案又只有輿智公司投標,被告子○○並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另被告子○○同意贊助尾牙禮品並購買平板組、手錶時,均不知被告甲○○為採購案之評選委員,被告子○○也證稱其贊助尾牙與採購案無關,是被告甲○○自被告子○○收受平板組、手錶,並無對價關係可言。另縱使被告子○○有顧慮所謂被告甲○○之交通界人脈,亦與被告甲○○評選委員身分無關聯,且此亦只是被告子○○之單方、片面考量,被告甲○○無從知悉,也無對價合意云云。

 

 ②被告子○○辯稱:被告甲○○每年年底都會要求贊助尾牙禮品,伊都有贊助,且伊答應交付贊助時,不知道被告甲○○為採購案評選委員,而其贈送財物僅單純係要贊助尾牙,也避免破壞與被告甲○○之關係,與採購案並無關連,當時也沒有聯想到被告甲○○是評選委員云云;被告子○○之辯護人則為其辯稱:桃園市交控中心委外維運之採購案,往年都由輿智公司得標,且穩定履約多年,而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又只有輿智公司投標,以輿智公司之專業能力,被告子○○並無透過行賄取得標案之動機與必要。被告子○○於107年11月22日即同意交付平板組、手錶,此時被告子○○根本不知被告甲○○為前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是被告子○○交付財物並非出於利益交換之對價關係。被告子○○早有贊助被告甲○○尾牙贈品之慣例,本次亦係基於基於贊助尾牙禮品之社交常情所為,與被告甲○○所述雙方基於情誼贊助尾牙相符。從而,被告子○○交付財物與採購案並無關聯,自無對價關係云云。

 

 ⒉經查,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原由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委託桃園市政府工務局於107年11月12日公告招標,採取限制性招標準用最有利標方式決標,並定107年11月23日為投標截止日,嗣因更正該案工作需求書內容,而於107年11月22日更正招標內容,並延長投標截止日至107年11月28日,且於同一日開標,後於107年12月4日召開評選會議,並於107年12月20日決標,由被告子○○所經營之輿智公司得標,被告甲○○則擔任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等情,有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公告、桃園市政府交通局107年12月10日桃交停字第1070054522號函(稿)、桃園市政府交通局運輸資訊中心107年12月5日簽呈、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採購評選委員會會議記錄、工作小組初審意見、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招標公告、更正公告、決標公告、經濟部商工登記公示資料查詢服務(輿智公司)等件在卷可憑(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25至126頁、見偵字第18524號卷二第90頁及背面、第91頁及背面、第92至93頁、第96至97頁、第98至99頁、本院矚訴字卷九第393至411頁、第469至472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而被告甲○○於當時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外,又擔任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就前開採購案行使評選委員職權時,係依政府採購法從事於公共事務,具有法定權限之公務員,且關於該採購案之評選事項,均係其職務上行為。

 

 ⒊又被告子○○坦承被告甲○○有以尾牙贊助為由,向被告子○○索求IPAD平板組2組、APPLE WATCH手錶1支乙情(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4頁、本院矚訴字卷四第343至345頁),被告甲○○對此不爭執(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7、78頁),且觀諸被告甲○○、子○○之通訊軟體對話翻拍照片(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27至39頁),可見被告甲○○與被告子○○於107年11月22日有如下對話:

  被告甲○○:尾牙將至,可否幫忙提供兩台iPad?

  被告甲○○:(傳送IPAD及保護殼之平板組網路購物商品照片)

  被告子○○:好阿

  被告甲○○:謝謝您!

  被告甲○○:(傳送表示多謝之圖案)

  被告子○○:(傳送熊大圖案)

  被告甲○○:(傳送表示耶之圖案)

  被告甲○○:希望11月底處理好

  被告子○○:可以12月中嗎?

  被告子○○:有些狀況處理中

  被告甲○○:好的,謝謝您!

  被告甲○○:萬事拜託了!

  被告子○○:多謝

  被告甲○○:應該是我謝謝你吧

  被告甲○○:雲榮,不好意思,可以再麻煩增加贊助一支手錶嗎?

  被告甲○○:(傳送APPLE WATCH購物網網站商品截圖)

  (被告子○○於此之後即未回應,直至107年11月23日下午7時33分許,被告甲○○撥打電話予被告子○○,進行28秒之對話)

  自足認被告甲○○確於107年11月22日向被告子○○索求平板2組、手錶1支之事實。

 

 ⒋被告甲○○有意藉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身分,向被告子○○索取財物:

 ①被告甲○○於本院作證時稱:一般於採購案的1個月到1個半月前,採購案承辦人就會詢問伊有沒有擔任評選委員的時間,有時間的話,承辦人就會勾選為評選委員,只是時間的範圍不是很清楚,每個案子不太一樣。而其所指的1個月前到1個半月前,是指評選會議的1個月前到1個半月前,通常也是在採購案招標前,就會先徵詢是否擔任委員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22頁、第246、247頁);於本院審理時也一致稱:依其經驗,大概是評選會議前1個月會徵詢伊是否擔任評選委員等語,並再稱:伊擔任評選委員不曾發生過徵詢其意見,但之後沒有獲選為評審委員情形,也只有伊拒絕採購案承辦人,沒有採購案承辦人拒絕伊的情形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59、460頁),則以被告甲○○所自承之在評選會議前一個月就會被徵詢是否擔任評選委員,且經徵詢後不曾未獲邀擔任評選委員等情,佐以前述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評選會議係在107年12月4日舉行,首次公告招標則在107年11月12日,自可合理推斷被告甲○○應係在107年11月上中旬即經前開採購案承辦人徵詢是否擔任評選委員,並由此得知其會擔任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乙事,自堪認被告甲○○於107年11月22日向被告子○○索取財物時,已知悉具有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身分。

 

 ②又輿智公司自105年起連續標得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委託桃園市政府工務局舉辦之「桃園市106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服務工作」、「107年度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暨系統提升服務」與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且被告甲○○亦為前開「桃園市106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服務工作」之評選委員等情,有卷附前開採購案之招標、決標公告在卷可查(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385至405頁),則曾擔任「桃園市106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服務工作」採購委員之被告甲○○,於其受邀擔任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時,當可預見輿智公司亦很有可能再度參與該年度之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服務採購案。

 

 ③被告子○○於108年3月29日調詢時稱:在輿智公司投完標且通過資格標後,被告甲○○於107年12月間有打電話給伊,問伊是不是有投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伊就回答只有輿智公司一家投,那時候伊就猜到被告甲○○可能是該採購案的評選委員,或是被告甲○○有聽說輿智公司有投標才打電話來問。而被告甲○○沒有打電話問伊關於臺中市107年交通量與號誌時制採購案的事等語(見偵字第18524號卷一第78頁背面、第79頁背面、第80頁反面),於本院作證時也稱:在輿智公司投完標且開標之後,伊知道只有輿智公司一家投標,被告甲○○有打電話給伊等語(見本院本院矚訴字卷四第372頁),審酌被告子○○始終否認犯罪,衡情應無故意杜撰不利己陳述之理,被告子○○上開所陳,堪予採認。至被告子○○雖於108年1月25日偵訊時稱:印象中被告甲○○又以LINE打給伊,問伊在忙什麼,伊就跟被告甲○○說在忙交控中心標案,但被告甲○○沒多說什麼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31頁反面),雖情節略有不一致,但大抵仍係陳述其曾與被告甲○○以語音方式談及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是不能以此認被告子○○上開調詢、審理陳述不實。基此,當已足認被告甲○○有於107年12月1日至107年12月4日評選會議召開前之期間內,與被告子○○聯絡是否有參與前開採購案,被告子○○即告知僅有輿智公司一家投標,且已預見被告甲○○應係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等事實。至被告子○○雖於本院審理中改稱:被告甲○○向其詢問時,伊沒有想到被告甲○○是評選委員,是事後調查官就此節詢問時,伊才意會到云云。然查,被告子○○前開調詢之陳述,係使用「那時候就猜到」之用語,毫無語意誤會之空間,更與其改稱之「事後想到」差異甚大,已難憑採其事後改異之詞,且若非親身經歷,被告子○○也不至於對於被告甲○○如何詢問、其又係如何回應等節都能具體明確回答,自應認被告子○○前開調詢陳述較為可信。

 

 ④被告甲○○與其辯護人雖辯稱:被告甲○○係基於二人之交情,請求被告子○○「贊助尾牙禮品」云云。然查,關於被告甲○○向被告子○○索求財物之原因乙節,被告甲○○於調詢時曾稱:因有做研究之需求,故請求被告子○○贊助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21頁、偵字第1813號卷二第112頁),顯與前開被告甲○○、子○○二人對話紀錄所示,被告甲○○係以「尾牙贊助」為由,向被告子○○索求平板組不符,也異於其審理中之辯詞,苟被告甲○○真係因尾牙禮品之需求向被告子○○請求贊助,又豈會前後供述不一,所辯自屬可疑;再者,以前所認定被告甲○○之資力,本可自行購入前開平板組、手錶,毫無需要他人之贊助之情,卻仍向他人索求財物,所為亦悖於常情;此外,觀諸前開被告甲○○向被告子○○索求財物時之對話,被告甲○○要求被告子○○「11月底處理好」,然以我國公司行號、政府機關一般舉辦尾牙之時間,係在每年12月下旬至翌年1、2月間,被告甲○○索求尾牙贊助時,又有何非要11月底前取得尾牙禮品之必要,此亦有違常理;何況被告甲○○於本院審理中也自承:被告子○○所交付APPLE WATCH手錶1支後來拿去送人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46頁),而非如其所述贊助尾牙,被告甲○○所為顯與其辯詞相互矛盾。從而,被告甲○○與其辯護人所稱尾牙贊助之辯詞,既有上述諸多不合理之處,足證被告甲○○所謂「贊助尾牙禮品」乙事,純屬子虛烏有,上開辯詞,委無可採。

 

請點此接續閱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