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類Case

【社會矚目貪污案/第四篇】桃園市政府經發局長朱松偉貪污案,本所協助遭多次索賄之廠商辯護,獲從輕量刑6月,得易科罰金之刑度。

 ⑤按採購人員倫理準則第7條第1款明定:「採購人員不得有下列行為:一、利用職務關係對廠商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回扣、餽贈、優惠交易或其他不正利益。」;採購評選委員會委員須知第3點第3款明定:「委員不得與所辦採購案有利益關係之廠商私下接洽與該採購案有關之事務。」;同須知第5點第1款明定:「委員不得有採購人員倫理準則第七條規定之行為。」,佐以被告甲○○於本次索求財物前,至少有20次以上擔任採購案評選委員之經驗,此有卷附政府電子採購網查詢結果1份可憑(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363至375頁),並為被告甲○○所自承(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62頁),並參以桃園市經發局舉辦之自動車駕駛系統試運行計畫採購案乙案(即犯罪事實一、㈠所涉採購案),桃園市經發局採購案承辦人於寄發開會通知予採購委員時,均會檢附採購評選委員會委員須知予各評選委員,此有桃園市經發局106年9月12日桃經發字第1060034863號開會通知書(稿)1份在卷可考(見偵字第12471號卷一第48頁背面),則以被告甲○○擔任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豐富經驗,焉能不知上開規定。

 

 ⑥綜上,被告甲○○既獲悉擔任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並可預見輿智公司亦有參與該標案,又知身為採購委員不得與廠商為評選程序外之接觸,亦不得利用其擔任評選之職務關係對廠商要求或收受賄賂、餽贈或其他不正利益,竟於107年11月22日以虛假之「尾牙贊助」理由,向被告子○○索求財物,若非其有意藉評選委員之身分,向被告子○○索取財物,豈可能為前開自招嫌疑之舉動,復從被告甲○○嗣於107年12月間,於前開採購案評選會議之前,與被告子○○聯繫詢問輿智公司有無參與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舉動觀之,若非被告甲○○有意暗示其為前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身分,以彰顯其對於前開採購案之影響力,又何必無端詢問被告子○○有無參與該採購案,是以,不僅足認被告甲○○於107年11月22日向被告子○○索求財物時,已知悉其係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並預見被告子○○有參與該採購案,更足認其實有意藉評選委員之身分,向被告子○○索取財物,確保被告子○○能依其指示交付財物,否則後續不會刻意以與被告子○○確認有無參與前開採購案之方式,彰顯其採購委員之影響力。

 

 ⒌被告子○○係出於交付賄賂之意思,將前開平板組2組、手錶1支交與被告甲○○,作為被告甲○○未於前開採購案評選會議上故為不利輿智公司之影響之對價:

 ①被告子○○於偵審中,固一致強調其交付財物予被告甲○○,與採購案並無關連,然其於108年1月25日第一次偵訊時也稱:伊跟被告甲○○之交情迄今仍很普通,甚至私下無聚會,只有在餐會遇到會打招呼。107年間這次被告甲○○索求財物時,伊還有敷衍請求慢一點買,但被告甲○○後來又叫伊多贊助手錶,伊就趕快買給伊,當作花錢了事。伊會給被告甲○○財物之原因,是因為金額都不是太高,且若是晚點給,其就會一直催,被告甲○○是大學教授,也是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若其跟業界或政府單位的人說輿智公司負面的話,也會擔心輿智公司以後在政府標案會有影響,雖然沒有從被告甲○○那得到好處,但也希望相安無事。被告甲○○有官方身分,伊擔心若不送其要求的物品,被告甲○○會無中生有,對於輿智公司將來投標不利。伊不是在交付賄賂,是花錢消災,希望被告甲○○不要煩伊,伊到後來都還有拖延時間,也是因為伊覺得為什麼都要配合被告甲○○。被告甲○○是桃園市經發局局長,也是大學教授,人脈與政經關係很好,若不配合其要求,怕會影響到輿智公司將來的投標案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30至132頁背面);於同日下午第2次偵訊時也稱:被告甲○○是交通界出身,在交通界有一定人脈,跟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官員可能熟識,如果不順應被告甲○○的索求,不曉得會不會對其他官員說輿智公司的不是,影響輿智公司形象,輿智公司投標的案件在評選委員可能就會有不好印象而無法得標。被告甲○○跟伊索求物品的過程中,雖然語氣很客氣,但是手段一點都不客氣,其想要的東西都會直接截圖之後LINE給伊,就好像在下單一樣,伊都會拖延,本來是想說,如果是這樣的話,看被告甲○○會不會就這樣忘記了,結果被告甲○○持續催促,也是被告甲○○這樣的索求方式,更讓伊覺得如果沒有順應要求,被告甲○○之後不知道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發揮其影響力,造成對伊的負面影響。伊覺得沒有辦法拒絕,怕會遭到報復。從被告甲○○要東西的方式,伊覺得其就是在彰顯權勢,在這種狀況下根本不敢告發。伊是逼不得已交付財物,不是在行賄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35頁背面至第136頁)。綜合被告子○○上開偵查中陳述,被告子○○於偵查中係稱其交付財物與被告甲○○之原因,係因被告甲○○為交通界出身,為大學教授,又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可能與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官員熟識,於交通界具有相當人脈,若不順應被告甲○○之索求,恐對輿智公司有不利之影響,將影響輿智公司日後參與政府機關採購案,可能影響得標與否,故為了不破壞與被告甲○○之關係,乾脆順應被告甲○○之請求。又被告子○○於本院審理中作證時,固有稱:伊給被告甲○○財物,係單純贊助尾牙,與被告甲○○局長身分沒有關係,伊沒有覺得被告甲○○在刁難,也沒有感覺受到威脅,也沒有到破災消災那麼嚴重云云,但也稱:伊之前就與被告甲○○有在往來,不想因為不給財物與被告甲○○撕破臉,造成不必要或不可預測的影響,就只是維持既有情誼,不想得罪人,多一個會影響的人。被告甲○○如果說一些垃圾話,以被告甲○○之人脈,可能會影響輿智公司。之前贈送物品是因為情誼,後面雖然還是有情誼在,但伊其實不想再送,但也不想撕破臉了。伊若拒絕被告甲○○,會害怕影響輿智公司在業界的觀感、名聲,也會怕影響到政府標案方面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348頁至374頁),可知被告子○○確實忌憚被告甲○○之人脈,怕拒絕被告甲○○之索求,可能對於輿智公司參與政府機關採購案有不利之影響。

 

 ②又被告子○○係於107年11月24日、25日購入前開IPAD平板組各1組後,再於107年11月27日購入APPLE WATCH手錶1支等事實,有卷附輿智公司會計帳資料1份、發票3張可憑(見偵字第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10頁、第113至115頁),此部分事實,合先認定。再被告甲○○確有收受被告子○○交付之前開平板組、手錶等情,為被告甲○○、子○○所是認(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4頁、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7、78頁),並參酌被告子○○於審理中作證時稱:「(問:你方稱你不記得在107年該次你就本案的2台I-Pad以及1支Apple Watch是何時交付給甲○○的,你是否還記得你在交付給甲○○的時候,當時你們臺中跟桃園這2 個標案進行到什麼樣的程度?)其實我不記得,因為對我來說沒有直接的關聯,所以我不會特別去記這件事情。(問:你交付給甲○○的時候你已經知道甲○○是評審委員了嗎?)那就是評選標已經過了。(問: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我是說你交付I-Pad以及AppleWatch給甲○○當時,你是否已經知道甲○○是這2個案子臺中跟桃園標案的評選委員了?)我不大確定,但應該是都評選標過了,評選過了就表示我應該知道。(問: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交付本案I-Pad 跟Apple Watch 給甲○○時,當時本案臺中跟桃園的標案都已經評選過了,是否如此?)我不大確定,但是可能是這個樣子。(問:你為何會認為可能是這個樣子?)我不曉得,我就覺得應該是評選完以後的事情。(問:你為何會覺得是評選完以後的事情你才送甲○○?)因為我有空去桃園表示我沒有跑來跑去,我真的不大確定那中間的相關性,因為我沒有特別去記這件事情,因為知不知道甲○○是委員跟我答應要給他東西,其實並沒有說一定是相關的,所以我不大記得。」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375、376頁),可知被告子○○雖無法明確記憶交付前開平板組、手錶之時間,但仍認為應該是在某次評選會議後交付,佐以被告子○○於同次審理程序也稱:伊購買平板組、手錶後,沒有很快給被告甲○○,放了一段時間、比較晚送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346、377頁),並參當時被告子○○固有參加「臺中市000○路○○○○○○○號誌時制調整計畫」採購案(下稱臺中市107年交通量與號誌時制採購案,依卷內資料,尚難認此案與被告甲○○、子○○交付、收受財物有關,參後述)於107年11月30日舉辦及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於107年12月4日舉行之2次採購案評選會議,但若係前者,以被告子○○係於107年11月27日始購入前開手錶,應不致於產生「沒有很快」、「放了一段時間」、「比較晚送」之印象,自堪認被告子○○應係於107年12月4日後之某時,將前開手機組、手錶交付予被告甲○○。

 

 ③被告子○○於偵查中曾稱:被告甲○○向伊索求財物之手段很不客氣,像在下單一樣,故伊會推延,或許被告甲○○會因為推延久了就忘記了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35頁背面);於審理中作證時也稱:伊在被告甲○○索求平板時,曾說可不可以12月中,是因為想說延後的話,被告甲○○或許就會忘記,或者是說不方便就算了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344頁),佐以前述被告所稱伊購入前開平板組、手錶後,沒有很快、放了一段時間、比較晚交付等情,可見被告子○○於被告甲○○索求財物之際,雖立即允諾,亦僅係形式敷衍被告甲○○,且有拖延交付前開物品,冀被告甲○○或因時間經過而忘記索求財物乙事。

 

 ④準此,被告子○○於被告甲○○索求財物後,隨即購買平板、手錶,參前述被告子○○忌憚被告甲○○之人脈,並擔憂拒絕被告甲○○索求財物可能對於輿智公司參與政府機關採購案恐有不利之影響,自可合理推認被告子○○係因前開顧忌而購入前開財物,然被告子○○雖購入前開財物,但仍計畫拖延,冀求被告甲○○或因忘記曾索求財物乙事而免予交付以觀,亦堪認被告子○○實尚未確定其要交付財物,僅先形式上允諾,敷衍被告甲○○,詎被告甲○○竟再連絡被告子○○,詢問是否參與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此際被告子○○不僅預見被告甲○○為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從被告甲○○刻意與其聯絡之舉動,當亦知悉被告甲○○係以詢問其是否參與採購案之方式,暗示其為前開採購案之評選委員,對於採購案之評選結果具有影響力,而要其交付前開索求之財物,此從被告子○○調詢時也稱:被告甲○○打107年12月那通電話給我,就是要暗示伊,其是有影響力乙情亦可徵(見偵字第18524號卷一第80頁),而被告子○○前既有不願交付財物之意,面對被告甲○○以評選委員身分向其索求財物時,大可以參與採購案廠商不適合致贈財物予評選委員為由,婉轉拒絕,此一理由不僅正當,相較於無其他事由斷然拒絕被告甲○○,也不至於與被告甲○○撕破臉,然被告子○○卻捨此未為,猶仍於107年12月4日後之某時,交付前開平板組2組、手錶1支予被告甲○○,佐以被告甲○○、子○○均未稱被告甲○○於評選會議上有何不利輿智公司之言行,輿智公司也順利得標等情,足認被告子○○最終仍係考量被告甲○○未對該次採購案有何不利,而同意被告甲○○之索賄,而出於交付賄賂之意思,交付前開平板組、手錶與被告甲○○收受,作為被告甲○○未於前開採購案評選會議上故為不利輿智公司之影響之對價。

 

 ⒍公訴意旨雖認被告甲○○擔任臺中市107年交通量與號誌時制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職務上行為,亦屬對價範圍,且被告甲○○、子○○產生對價合致之時點,係在107年11月22日被告甲○○索求財物時。然查,被告子○○始終否認被告甲○○向其索求財物時,即知悉被告甲○○為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臺中市107年交通量與號誌時制採購案之評選委員乙節,而依公訴人所提卷證資料,亦無從認定被告子○○於斯時確實知悉此情,當無從認定被告甲○○、子○○當時能對被告甲○○前開採購案之職務上行為產生對價合致;再者,被告子○○係因被告甲○○於107年12月間刻意詢問有無參與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始知悉被告甲○○係以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身分向其索賄,已認定說明如前,而此臺中市107年交通量與號誌時制採購案之評選會議既於107年11月30日已舉行完畢,被告子○○應不致再就該採購案有買通被告甲○○之意思,故也無從認定渠二人就該採購案有形成對價,公訴意旨此部分應有誤會,應由本院予以更正。  

 

 ⒎被告甲○○、子○○與其等辯詞均不足採信之說明:

 ①被告甲○○、子○○與其等辯護人雖均辯稱:就桃園市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輿智公司已連續得標,而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又只有輿智公司投標,被告子○○並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云云。然查,以前述被告子○○於本院審理中自承忌憚被告甲○○之人脈,怕拒絕被告甲○○之索求,可能對於輿智公司參與政府機關採購案有不利之影響等情,可見被告子○○也供承對被告甲○○對於輿智公司日後的採購案有不利之影響,則被告子○○對於輿智公司日後採購案既然都認為被告甲○○有能力產生不利之影響,則面臨被告甲○○於評選前夕,以眼前之採購案評選委員身分向其索求財物,又豈不會畏懼被告甲○○於評選會議上上下其手,則被告子○○自非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此部分辯詞,並非可採。

 

 ②被告甲○○、子○○與其等辯護人又辯稱:被告甲○○索求財物、被告子○○本次交付財物乃以其二人之交情,並依循往年慣例而為之,並非出於交付、收受賄賂意思,亦無對價關係云云。然查,依被告子○○前開於調詢時、偵查中對於被告甲○○索求財物行為之陳述,都已對於被告甲○○多所埋怨,甚且稱兩人「交情普通,私下無聚會,只有餐會遇到會打招呼」,更稱「係逼不得已交付財物」,又如何認定兩人關係良好,何況無論被告甲○○、子○○兩人過往交情如何,在被告甲○○擔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後,身分既已轉為公務員,則兩人之關係與往來也必須有所調整,尤其是就具公務員身分之被告甲○○之財物、金錢往來方面,更應嚴守分際,不可與被告甲○○尚非公務員之彼時相同而論,而除婚喪喜慶或重要年節,符合一般社交禮儀情況外,公務員不可無端受贈財物,無論是公務員或非公務員,稍具常識之人皆可理解,被告甲○○、子○○又豈有可能不知,而被告甲○○擔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期間,若仍向被告子○○索求財物,而被告子○○也同意交付,行為已有不當,僅因尚無被告甲○○之特定職務行為產生致無法形成對價關係,而屬我國法制仍未處罰、學界以「餽贈罪」稱之行為(此類餽贈罪行為因仍會導致如公務員廉潔等貪污治罪條例所保護之法益遭受侵害,學界早有呼籲應立法加以填補),然不表示在公務員特定職務行為已然出現後即被告甲○○擔任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評選委員後,雙方仍可保持原有之財物、金錢往來,更不能假借交付者、公務員本有不罰之餽贈行為慣例,即可以此卸責,何況,無論被告甲○○過往曾向被告子○○索求多少財物,被告子○○又交付多少財物與被告甲○○,在其二人皆認知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之情況下,被告子○○仍交付財物、被告甲○○仍收受財物,其等就該次收受、交付財物之行為又豈能完全切割仍認是基於過往情誼、遵循過往慣例,而認與前開採購案毫無關連,是被告甲○○、子○○及其等辯護人所辯稱與前開採購案並無關連之辯詞,無疑是自欺欺人,不足採認。

 ⒏依上所述,被告子○○交付賄賂、被告甲○○收受賄賂之行為均可認定無疑。

 

 ㈢向勤崴公司負責人戊○○、協理庚○○索賄部分:

 ⒈訊據被告甲○○固坦承有以通訊軟體向戊○○、庚○○傳送索求機車訊息之事實,然矢口否認有何要求賄賂罪犯行,辯稱:伊當時只是開玩笑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則為其辯稱:被告甲○○與戊○○、庚○○有長期情誼,關係良好,並均有長期之萬元或數萬元餽贈關係,被告甲○○非出於要求賄賂意思索求財物。再索求機車之過程中,均未提及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與一般索賄之常情不符。被告甲○○乃係向庚○○索求機車,與勤崴公司無涉,只是金額較龐大才請示戊○○。戊○○、庚○○於審理中均證稱甲○○索求財務時,均未向其等提及採購案,戊○○於審理中也證稱偵查中所說就被告甲○○索求機車有不法聯想,是指因為甲○○之公務員身分,非特定職務,可見被告甲○○並非基於採購案機關首長身分索求財物。戊○○審理中也證稱被告甲○○索求之機車與採購案金額比例懸殊,對於採購案不會有影響云云。

 

 ⒉經查,桃園市經發局於107年8月間,辦理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負責該採購案之開標、評選、決標、簽約、履約、驗收等作業,該標案於107年9月4日開標,於107年9月20日由勤崴公司以7,490萬元得標,履約期限為110年1月15日;及戊○○為勤崴公司之董事長,庚○○為勤崴公司之協理等事實,為被告甲○○所供認(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52頁),核與證人戊○○、庚○○偵查中及本院審理中之證述(見偵字第4640號卷二第21至25頁背面、第76至78頁背面);證人即桃園市經發局職員李書妤、郭毓麒、簡偉崙之調詢時之證述(見偵字第18524號卷二第1至3頁、第8至11頁背面、第35至38頁背面)均相符,並有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相關簽呈資料、契約書、會議紀錄、往來電子信箱等件在卷可稽(見偵字第18524號卷二第12至34頁、第45至87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而被告甲○○當時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對於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負責管理督導職務,業如前述,則被告甲○○自屬依法令服務於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公務員,關於該採購案之開標、評選、決標、簽約、履約、驗收等採購案執行事項,都屬其職務上行為。

 

 ⒊證人庚○○於本院審理中稱:被告甲○○向其索求機車,伊認為要回報證人戊○○,伊雖然有說OK,但也是訊息上、禮貌性地應付被告甲○○。經請示後,證人戊○○是說要當面回絕,伊跟被告甲○○就機車的事,有幾次訊息的來來回回,伊有點拖延的意思,最後戊○○還是說當面回絕比較有禮貌。被告甲○○索求機車的型號雖然有變,但伊與戊○○就是抱著回絕的心態,在通訊軟體上委婉地回答。伊記得伊中間拖了蠻久,一直沒有回覆被告甲○○,因為有其他公務要忙。伊每次問戊○○,戊○○都是說不要贈送,要伊去當面回絕。伊當時沒有想給被告甲○○機車,就想說拖時間看能不能拖掉。當時有拒絕了1、2次,中間就是拖時間。伊當面跟被告甲○○婉拒時,其係回應沒關係。伊曾經當面回絕過一次,但好像因為索求的機車價格更低,被告甲○○又索求第二次。伊其實沒有太在意被告甲○○索求的機車型號,反正就是要回絕,只是拖時間。在當面拒絕時,被告甲○○有沒有說開玩笑之類的話,伊記不起來了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62頁至288頁);證人戊○○於審理中作證時亦稱:被告甲○○當時傳訊息跟伊要機車,但沒有說為何要,伊請證人庚○○去瞭解,證人庚○○回報時,伊就說婉轉地回絕,至於叫證人庚○○去拒絕幾次不是很確定。被告甲○○索求的重型機車就太超過了。伊記得伊是很不耐煩地叫證人庚○○按照伊的方式,達成回絕的目的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93至310頁),可知證人戊○○、庚○○均一致證述被告甲○○確有索求重型機車,惟遭其二人拒絕之事實,佐以被告甲○○也自承有傳送訊息向被告戊○○、庚○○索求重型機車之行為(偵字第1813號卷一第21頁及背面、偵字第1813號卷二第112頁背面),並參如附表三所示被告甲○○與戊○○、庚○○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被告甲○○亦有多次傳送機車截圖照片予證人戊○○、庚○○,甚有傳送不同機車型號之截圖,是以上開證人戊○○、庚○○之證述與對話紀錄,足認被告甲○○確有如事實欄一、㈢所記載之多次向被告戊○○、庚○○索求重型機車之行為,然證人戊○○、庚○○因價值過高均無意給付,並有當面回絕被告甲○○,而面對被告甲○○之再次索求,其等仍無給付意思,僅以敷衍方式拖延時間,最終被告甲○○索求重型機車乙事即不了了之等事實。 

 

 ⒋被告甲○○乃基於要求賄賂之意思,向被告戊○○、庚○○多次索求重型機車:

 ①證人庚○○於本院作證時稱:除了索取機車外,被告甲○○曾經跟伊要過酒與一些學術使用物品,學術使用物品大概幾千塊,金額有點忘了,之前有送過被告甲○○紅酒6瓶,原本以為每瓶2,000元,但發來發現每瓶是5,000元,因為金額達3萬塊,不能報公司的公關費,只能自掏腰包付錢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82至286頁);證人戊○○於本院作證時亦稱:伊跟被告甲○○年節會相互贈禮,有禮尚往來,金額大概幾千元到1萬元,伊也曾經幫被告甲○○代墊大概2萬多元的餐費,也曾經被告甲○○請求伊送一瓶紅酒,但伊覺得送一瓶很怪,所以多送幾瓶。上開紅酒、代墊餐費的金額可以接受,但後來被告甲○○索求的重型機車就太超過了,當時只是覺得很奇怪,怎麼會突然間要伊送這個。如果有特別的事情或特殊狀況,有比較多的饋贈沒問題,但平常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往來才對。至於伊曾經贊助過被告甲○○2、30萬元,是被告甲○○跟伊說要贊助其朋友選立委,當時算是對被告甲○○,也許被告甲○○的朋友選上了,可以透過被告甲○○去認識或結交這個立委朋友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90至313頁),由證人戊○○、庚○○上開證述可知,在被告甲○○與證人戊○○、庚○○往來中,其等均不曾贈送過被告甲○○價值高達20萬元之財物。

 

 ②證人庚○○於偵查中證稱:107年9月底議價完,一般來說在議價完的幾天內要完成合約內容,但勤崴公司照著招標規範的單價分析表來做,採購案承辦人卻要求將單價分析表分的更細,導致一直不符合承辦人的要求,已經修正了4、5次,怕趕不上議價後契約完成的時間,才打電話跟被告甲○○說這件事,被告甲○○才說趕快送件進來,不會有事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二第76頁背面、第78頁),與其本院作證時之證述大致一致(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58至261頁),而證人即桃園市經發局採購案承辦人郭毓麒也證述確有因勤崴公司關於採購案合約書草稿經費項目單價詳細程度乙節,要求勤崴公司多次補正(見偵字第18524二第9頁及背面),此並有證人郭毓麒與勤崴公司職員吳若婕間之電子郵件往來資料在卷可憑(見偵字第18524號卷二第83至87頁背面),另被告甲○○也自承:當時勤崴公司的價格明細表,桃園市經發局承辦同仁認為不夠詳細,所以我跟簡偉崙科長說,可以請勤崴公司先送合約書,之後再補件,因為那時候案子的時間比較趕,要趕著開工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4頁),再觀諸被告甲○○與證人庚○○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6頁背面),被告甲○○於107年10月1日下午1時52分與證人庚○○進行3分2秒之通話後,復傳送「我剛剛已經交代簡科長了」、「你趕快送件進來不會有事」,證人庚○○隨即回應「謝謝局長」,是可見證人庚○○就勤崴公司與桃園市經發局之前開採購案簽約事宜,有因與該局承辦人標準不一致,導致文件多次往返,最後求助被告甲○○,被告甲○○隨即囑咐同仁等情;另證人庚○○於本院作證時再稱:伊在因為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中所成立之虎頭山物聯基地網群組中,有因為辦理開工典禮,不斷更改內容,且主觀意見有點多,像多頭馬車,不知道要以誰的意見為準,但時間又很趕,所以有直接跟被告甲○○溝通等語(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55頁至258頁),而觀諸被告甲○○與證人庚○○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4640號卷二第19頁、第75頁、本院矚訴字卷九第107頁),亦見證人庚○○確曾與桃園市經發局承辦人就動土典禮事宜發生爭執,證人庚○○並於107年10月29日上午11時26分許,傳送前開其與承辦人爭執之對話截圖,並向被告甲○○表示「老師,這建築師(證人庚○○當時誤認承辦人為建築師)是什麼來歷阿,會常不客氣」、「非常」等語,被告甲○○則回應「沒關係」等語,堪認證人庚○○又因勤崴公司關於動土典禮之意見與桃園市經發局承辦人有所爭執,而求助於被告甲○○。

 

 ③綜上,以前述被告甲○○乃博士畢業之教育程度與曾任政府機關要職之社會經驗,不可能不知其於擔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期間,在與業務廠商往來時應謹慎自身言行,尤其更應避免個人私下與廠商有金錢或具經濟價值財物方面之往來,卻於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執行當中,且係該採購案重要動土典禮結束當日晚間,隨即向證人庚○○索求要價不斐之重型機車,又於翌日向證人戊○○索求重型機車,而其索求財物的時間點,不僅與前開採購案具有緊密關聯,且其本次要求之財物價值高達20萬元,明顯高於一般社交常情,也高於被告戊○○、庚○○過往曾經致贈之財物價值,佐以勤崴公司在進行採購案相關事宜時,證人庚○○至少2次求助於被告甲○○,是若非被告甲○○認其對於勤崴公司在前開採購案執行中已有所幫助,並認其身為前開採購案主辦機關首長身分,對於採購案勤崴公司後續之履約、驗收、發款等階段將有一定助力,豈有可能在無任何特殊理由下,大膽地向證人戊○○、庚○○索取價值高達20萬元之財物,當已足認被告甲○○乃自恃身為前開採購案主辦機關首長,以其過往對於勤崴公司執行採購之貢獻與未來助力,向證人戊○○、庚○○索求重型機車,是被告甲○○具有要求賄賂之客觀行為與要求賄賂之主觀犯意甚明,何況被告甲○○於108年2月22日調詢時早已供承:勤威公司標到桃園市108年交控中心委外維運採購案,戊○○、庚○○請我協助合約書訂定的時間,桃園市經發局承辦人對於合約書有意見,希望勤威公司寫細一點,勤威公司怕更改後會超過合約書訂定的期限,所以請伊幫忙,伊就請庚○○提供機車等財物等語明確(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61頁),亦證被告甲○○確有以其關於管理、督導前開採購案之職務上行為,向被告戊○○、庚○○要求賄賂之意思無疑。

 

 ⒌至被告甲○○雖辯稱:伊當時係開玩笑云云。然查,依附表三所示被告甲○○與證人庚○○對話,均可見證人庚○○多次形式上允諾後,被告甲○○皆無任何其僅是開玩笑之回應,尤其於附表三編號6所示對話,當證人庚○○向其確認索求之機車車型時,被告甲○○竟也隨之回應特定車型,毫無僅是開玩笑、別認真之表示,所辯與其客觀行為不符,辯詞自屬可疑;再者,如被告甲○○當時僅係開玩笑,又豈會相隔一天並分別向證人戊○○、庚○○二人索求重型機車,所辯更顯疑義;而從證人庚○○於調詢、偵訊、本院審理中所為歷次陳述(偵字第4640號卷二第27至35頁、76至78頁背面、本院矚訴字卷四第253至288頁),也從未證稱於當面向被告甲○○婉拒後,被告甲○○有只是開玩笑之回應乙情,苟真如被告甲○○所述,證人庚○○與被告甲○○又無恩怨,甚且其於偵查中也係行賄罪之被告,又豈會不提出當時被告甲○○有說只是玩笑話即雙方未達成約定交付機車之合致之辯詞以洗脫罪名,更徵被告甲○○上開辯詞不實,遑論證人庚○○第一次婉拒被告甲○○後,又因被告甲○○再度索求,致證人庚○○再次請示證人戊○○,戊○○仍請庚○○婉拒之情,倘被告甲○○只是開玩笑,又豈會再接續索求機車,而被告甲○○若非態度認真,且並無玩笑之回應,證人庚○○又豈會多次請示證人戊○○應如何處理云云,足認被告甲○○上開辯詞顯然無稽,要無可採。

 

 ⒍另被告甲○○之辯護人雖以前揭情詞為被告甲○○辯護,然查:

 ①辯護人關於被告甲○○係以與證人戊○○、庚○○之交情而向其二人索求機車之辯詞,與被告甲○○前述「開玩笑」之辯詞明顯不符,已難憑採。而本院雖亦認定被告甲○○確有向證人戊○○、庚○○索求機車之意,然辯護人所謂被告甲○○與證人戊○○、庚○○有長期情誼、關係良好,並均有長期之萬元或數萬元餽贈關係,被告甲○○非出於要求賄賂意思索求財物云云等辯詞,本院亦認無法採信,蓋縱依證人戊○○、庚○○所述,其等確與被告甲○○有一定情誼,也有致贈財物之紀錄,然查,若非被告甲○○本次索求重型機車與過往顯然有異,證人戊○○、庚○○又豈會拒絕,且如上述,證人戊○○、庚○○也從未有一次致贈價值高達20萬元財物與被告甲○○之紀錄,自難以證人戊○○、庚○○有贈送財物之前例,而得以此推論被告甲○○即因此產生得向其二人索求高價財物之有利被告甲○○之認定,至證人戊○○過往雖曾贊助被告甲○○數十萬元,然證人戊○○於本院作證時也明確稱:被告甲○○向其稱要贊助被告甲○○之朋友選立委,伊算是針對被告甲○○,因為被告甲○○的面子才贊助,心理也會想若該朋友選上,之後就可以透過被告甲○○結識該立委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四第307、308頁),可見該次索求財物之情狀與本案明顯不同,而證人戊○○也非圖憑與被告甲○○之交情,而一次致贈高額財物與被告甲○○,而係圖謀己利欲結交政治圈友人,被告甲○○又豈有可能不知,否則大可直接央求證人戊○○給予數十萬元財物即可,何必以立委選舉乙事遊說證人戊○○,是亦不能以此遽謂被告甲○○與證人戊○○之交情,已有友好到被告甲○○認可以一次索求高價財物之程度,進而為有利被告甲○○之認定。遑論被告甲○○於犯罪事實一、㈤犯行中,在被告甲○○收受同案被告丑○○交付之機車時(時間點係在向戊○○、庚○○索求財物前),尚知公務員向往來廠商收受高價財物,恐遭有心人士作文章,足認被告甲○○亦認不可無端收受往來廠商財物,則被告甲○○若非具有不法目的,又豈會於前開採購案執行中,向證人戊○○、庚○○索求機車。是辯護人上開所辯,顯非可採。

 

 ②至被告甲○○之辯護人雖辯稱:被告甲○○在索求財物過程,均未提及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與一般索賄之常情不符云云。然查,貪污治罪條例之行、收賄對向關係中,雙方關於相對給付通常僅概括會意賄求之職務、目的或大略確認其間報償對價關係,而隱諱避談具體細節,此乃人情之常,是公務員要求賄賂者,往往不會明示目的,否則一方面徒留不利證據,另一方面可能會使索求之對象,因明示索賄之舉動,反而降低交付財物之意願,換言之,避談、隱晦索求財物之目的、細節,反與索賄之常情相符,辯護人上開所辯,顯非可採。

 

 ③被告甲○○辯護人又稱:依證人庚○○之證詞,被告甲○○乃因與證人庚○○之個人情誼,方索求機車,與勤崴公司無涉,只是金額較龐大才請示證人戊○○云云。然查,依附表三編號1、2對話紀錄所示,被告甲○○係同時向被告戊○○、庚○○索討機車,而非單獨向被告庚○○,另被告庚○○於附表三編號1也係回應被告甲○○「我們」而非稱「我」,之後也有向戊○○請示之舉動,已如前述,可知證人庚○○也認知被告甲○○並非向僅其個人索賄,而係有關勤崴公司業務,否則豈會稱「我們」,又何必請示證人戊○○,更依證人戊○○之指示行事,是證人庚○○此部分陳述,不足為有利被告甲○○認定,而辯護人上開所辯,明顯與客觀事證明顯不符,不足採信。

 

 ④被告甲○○之辯護人又稱:戊○○、庚○○於審理中均證稱被告甲○○索求財物時,均未向其等提及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戊○○於審理中也證稱偵查中所說就被告甲○○索求機車有不法聯想,是指因為甲○○之公務員身分,非被告甲○○就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之特定職務,而以此推論被告甲○○並無藉前開採購案索賄意思云云。然查,被告甲○○與證人戊○○、庚○○並非至親,雙方關係也未達到可以一次索求20萬元價值財物之程度,已如前述,而依卷內事證,被告甲○○與證人戊○○、庚○○有所牽連者,亦僅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則當身為公務員之被告甲○○無端向業務往來廠商之證人戊○○、庚○○,索取高達20萬元之財物,稍具事理經驗之人就此情狀都能察覺異常,產生被告甲○○乃藉其前開採購案職務之機會索求財物,而認可能涉及不法,是若非刻意語帶保留,豈可能會稱不會有此聯想,而證人戊○○、庚○○縱使業經檢察官為不起訴確定,然其等並非法律專家,為避免再涉入其中,刻意語帶保留,而稱無不法聯想或並未連結到桃園市虎頭山智慧車輛採購案,與常情無違,此從證人庚○○自承於知悉被告甲○○遭偵辦貪污犯罪後,即刪除與被告甲○○之通訊軟體對話紀錄乙情亦可證(見偵字第4640號卷二第30頁),遑論要求賄賂罪之行為人乃公務員一方,縱使索賄之一方無法產生對價合致而拒絕,亦不影響公務員要求賄賂犯行之成立。準此,證人戊○○、庚○○此部分之陳述,不足以為有利被告甲○○之認定,辯護人據此所為辯詞,亦屬無據。

 

 ⑤另被告甲○○之辯護人又以戊○○審理中證稱被告甲○○索求之機車與採購案金額比例懸殊,對於採購案不會有影響,並據此主張無對價關係云云。然查,本案既係被告甲○○主動索求財物,被告甲○○如何衡量其要索求多少價值之財物係其單方所為,證人戊○○對於採購案有無影響之認知,對其要求賄賂犯行是否成立,毫無關聯,更況以被告甲○○於己○乙案中多次索求財物之行為模式,本次向證人戊○○、庚○○索取機車,或許也只是開端,自無從以此為有利被告之認定。

 

 ⒎準此,被告甲○○與其辯護人上開辯詞,均不足採信,被告甲○○上開要求賄賂犯行,至為灼然。

 

請點此接續閱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