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類Case

【社會矚目貪污案/第五篇】桃園市政府經發局長朱松偉貪污案,本所協助遭多次索賄之廠商辯護,獲從輕量刑6月,得易科罰金之刑度。

 ㈣詐領桃園市經發局局長特別費部分:

 ⒈訊據被告辛○○對於上開犯罪事實一、㈣所示犯行坦承不諱;被告甲○○則雖坦承有如事實欄一、㈣所示,向被告辛○○索取發票之後再報支特別費之客觀事實,並坦承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犯行,惟仍矢口否認有何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犯行,辯稱:伊沒有詐欺的故意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為其辯稱:被告甲○○確有因同仁慶生聯誼餐敘、購買小吃、食品、伴手禮慰勞同仁、司機餐費、應酬酒水等因素支出費用,僅因零星支出無發票、漏打統編等情,為便宜行事而以其他收據報支特別費,無不法所有之詐領意圖云云。

 

 ⒉被告甲○○部分:

 ①上開犯罪事實欄一、㈣所示被告甲○○向被告辛○○取得附表四編號1至4所示未實際消費之發票,另以不詳方式取得附表四編號5所示未實際消費之發票,再經由如附表四所示桃園市經發局經辦審核特別費之承辦人辦理核銷,並因而取得附表四編號1至5所示金額之特別費等客觀事實,業據被告甲○○供承在卷(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核與證人即同案被告辛○○之證述(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159至162頁、第185至187背面、偵字第10972號卷第16、17頁),及證人即被告甲○○秘書陳○蓉調詢、偵訊時(見偵字第4640號卷四第1至6頁背面、第22至25頁)、桃園市經發局秘書室科員邱○鈞調詢時(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00至102頁)、秘書室專員毛○志調詢時(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64至166頁)、秘書室主任林○良調詢時(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87至188頁)、會計室佐理員林○綺調詢時(見偵字第1813號卷卷三第141至143頁)、會計室主任朱○之調詢時(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113至115背面)等人之證述均相符,並有被告甲○○、辛○○之通訊軟體對話截圖(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164至171頁)、證人陳○蓉提供之朱局長107年度1月至12月特支表1份(見偵字第12470號卷第6至7頁)、桃園市經發局付款憑單、預算科目清單、付款憑單受款人清單、動支經費請示單、黏貼憑證用紙及發票、會計憑證資料翻拍照片等件在卷可稽(偵字第12470號卷第8至32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②經查,證人邱○鈞、朱○之、毛○志、林○綺、林○良於調詢時,均一致證稱若知悉被告甲○○以未實際消費之發票報支特別費,即不會辦理核銷該筆特別費之程序等情(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02頁、第115頁背面、第143頁、第165頁、第188頁),證人邱○鈞更稱:伊如果知道一定不會幫忙申請,若受到上級的施壓,伊也不會代被告甲○○申請,因申請了伊也有事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卷三第102頁);證人朱○之稱:不會幫被告甲○○核銷,因為不符合動支規定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15頁背面);證人林○綺稱:不會幫被告甲○○辦理,因為要實際上有支出才能請領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43頁);證人毛○志稱:以不實發票報支特別是違法行為,這是虛帳實銷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165頁背面),而被告甲○○自105年6月9日起至案發時,已擔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近2年或滿2年之時間,對於特別費之使用範圍及必須實報實銷當不能推諉不知,是其當知桃園市經發局經手特別費報支程序之承辦人,若知悉其根本未實際消費,根本不會准予核核銷特別費,而從被告甲○○明知其根本未至附表四所示餐廳消費,卻刻意請被告辛○○蒐集附表四編號1至4所示發票,及以不詳方式取得附表四編號5所示發票,使其形式上符合報支特別費規定,顯係有意訛詐桃園市經發局經手特別費承辦人,藉此取得特別費,當已足認被告確有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前開特別費、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文書之犯意無疑。

 

 ③被告甲○○與其辯護人雖以前揭情詞辯稱:被告甲○○並無詐取財物之犯意與不法所有意圖云云。惟查:稽諸被告甲○○關於何以不實發票報支特別費乙節,其歷次陳述如下:於108年1月25日調詢時稱:因為伊有一些小額消費,發票太多張了,所以才跟被告辛○○要幾張大額發票來報支特別費,沒有辦法提供這些發票,因為都丟掉了。附表四編號2的發票,應該是小額發票太多,所以便宜行事。附表四編號3、4這次,應該是我有去買酒,但不確定買酒送人可不可以報支特別費,才需要被告辛○○提供的發票云云(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9頁背面、第10頁);於108年2月22日調詢時稱:附表四的各次,都是伊想要買酒,但不知道酒類可不可以核銷特別費,才請被告辛○○提供發票。伊都是去古華飯店購買洋酒比較多,但也有透過友人介紹中盤商購買的。伊106年就有開始在買酒,107年也有買,正確購買時間不太記得。伊去古華飯店都是購買2到3支酒,消費3到5萬元,先用伊的錢結帳,古華飯店當時有開發票,但伊因為不知能否核銷,所以就沒有要求打統編。伊是事後才跟被告辛○○索取發票,所以應該有部分核銷的錢是用來彌補之前買酒的錢,也有部分核銷下來的錢是直接拿去買酒。伊應該是在107年5月開始想要買酒,才會請被告辛○○幫忙提供云云(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59頁背面、第60頁);於108年3月21日偵訊時稱:伊是因為業務所需,經常會去夜市光顧,也會請司機或者秘書去夜市購買食品請大家吃,可是這些東西都沒有單據,伊貪圖一時方便,所以才向被告辛○○索取發票核銷。之前曾說是買酒是伊記錯了,因為局長可以請領公關費用與特別費,伊後來回想,我當初購買洋酒的費用應該是去核銷公關費用才對,所以伊以辛○○提供發票核銷費用不是買酒的錢,而是買東西犒賞同仁或是去夜市的攤商買東西云云(見偵字第1813卷四第4頁背面、第5頁)。可見被告甲○○或稱因小額發票太多,貪圖方便,才一次以大額發票請領云云;或稱因要買酒,不確定能否報支特別費,所以沒有請酒商於發票上打上統編導致不能報支特別費,才另外索取發票云云;或稱慰勞同仁去夜市購買食品或是買夜市攤商的東西,但因這些消費沒有發票,才以其他發票核銷云云,而辯護人於本院審理中,再依據證人即被告甲○○擔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司機丁○○、秘書癸○○審理中之證詞(本院矚訴字卷七第427至476頁),為被告甲○○辯稱:因有同仁慶生聯誼餐敘、購買小吃、食品、伴手禮慰勞同仁、司機餐費、應酬酒水等因素之支出,被告甲○○才向被告辛○○索取發票核銷云云,又擴大被告未能取得得以報支特別費發票之範圍,基此,已可見被告甲○○歷次供述及辯護人上開為被告甲○○所為之辯詞,前後均不一致,且情節差異甚大,已難憑採;又苟被告甲○○確有如其辯護人最後提出之版本,因前揭同仁慶生聯誼餐敘、購買小吃、食品、伴手禮慰勞同仁、司機餐費等種種實際支出,僅是類消費無法取得發票,不得已才另以其他發票替代,何以被告甲○○在第1次、第2次調詢時都未能提出類似辯駁,反無端辯以買酒或是小額發票太多、貪圖方便一次以大額發票報支之說詞;又令人費解的是,若被告、辯護人所稱同仁慶生聯誼餐敘、購買小吃、食品、伴手禮慰勞同仁、司機餐費之支出屬實,以被告甲○○係在107年5月至8月短短4月間即報支12萬元之特別費,則被告甲○○在短短數月間就因上開消費目的而累積高達12萬元之支出,此實難以想像,縱寬認被告甲○○所報支者,係107年間所累計,然被告甲○○又何以在107年5月僅僅報支2萬5,000元(附表四編號1),嗣才又於6月至8月陸續報支2萬元、5萬元、2萬5,000元,被告甲○○又究係在何時有其所謂之慰勞同仁、餐敘等消費,亦令人起疑;再觀證人陳○蓉提出之朱局長107年度1月至12月特支表(見偵字第12470號卷第6至7頁),被告甲○○於107年8月最後1次報支附表四編號5所示之2萬5,000元特別費後,107年9至12月即再無此類高額發票報支特別費情形,難道在107年9月至12月間,即無被告甲○○或其辯護人所稱之慰勞、與同仁餐敘之情形;更況,若被告甲○○都無法說明其各次消費之次數、金額,又豈敢每次報支高達2萬或2萬5,000元特別費金額。是以,被告、辯護人上開辯詞,既前後不一致,又有諸多可疑之處,當無法採信,亦無從以證人丁○○、癸○○之證述,遽為有利被告甲○○之認定。遑論被告甲○○縱使有所正當支出,卻因故無法取得發票,依照各級政府機關特別費支用規定、支出憑證處理要點之規定,其依法就是無法報支特別費,只能自認損失,但被告甲○○卻透過索取非實際消費發票之方式報支特別費,使其外觀符合要件,進而取得原本已無法取得之如附表四所示款項,就前開款項而言,又有何適法權源可言,而前開關於特別費請領規定,嚴格要求一定要覈實檢具發票、收據,方能予以核銷,本就是以此方式確保政府機關有關特別費之經費,不會被人巧立名目浮誇濫用,若容許得以非實際消費之發票替代,因而認此類行為未必具有不法所有意圖,顯與前開規定嚴格要求之規範目的有悖。職是,被告、辯護人上開另有其他實際支出之辯詞,亦屬無據。

 

 ⒊被告辛○○部分:

  訊據被告辛○○對於上開犯罪事實一、㈣所示犯行自白在卷(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4頁、本院矚訴字卷十第23、428頁),核與前揭證人陳○蓉、邱○鈞、朱○之、毛○志、林○綺、林○良之證述相符,且如事實欄一、㈣所示被告甲○○向被告辛○○索取發票之後再報支特別費之客觀事實,亦經證人即同案被告甲○○陳述在卷,復有前開被告甲○○、辛○○之通訊軟體對話截圖、證人陳○蓉提供之朱局長107年度1月至12月特支表1份、桃園市經發局付款憑單、預算科目清單、付款憑單受款人清單、動支經費請示單、黏貼憑證用紙及發票、會計憑證資料翻拍照片,足認被告辛○○上開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堪予採認。

 

 ⒋綜上,被告甲○○上開所為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之犯行,及被告辛○○上開幫助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幫助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之犯行,均可認定無疑。

 

 ㈤自六和商圈促進會理事長丑○○收受賄賂部分:

 ⒈訊據被告丑○○對於上開犯罪事實一、㈤所示犯行坦承不諱;被告甲○○則坦承有自被告丑○○收受機車1輛,並以其配偶梅○貞之名義領取等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收受賄賂犯行,辯稱:伊收受被告丑○○贈送之機車係因為兩人有良好友誼,與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無關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則為被告甲○○辯稱:被告丑○○認知補助款人人都有,且對於取得補助案有良好信心,故沒有行賄之動機與必要。又被告甲○○與被告丑○○二人關係本來就屬良好,且有長期餽贈情形,而被告丑○○致贈機車之目的,亦僅係要維持與被告甲○○之良好關係,與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無關,故無對價關係,縱使被告丑○○有行賄之意思,被告甲○○也無從認知。另被告丑○○本有致贈機車之習性,也證無對價關係云云。

 

 ⒉經查,桃園市政府於107年間,辦理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總補助金額為300萬元,並責成桃園市經發局辦理,由桃園市各商圈向桃園市經發局提案申請,每一商圈之最高額度補助上限為50萬元。又該年度計有13個商圈提出申請,被告丑○○身為六和商圈促進會理事長,亦於107年3月1日向桃園市經發局提交「百變驚像獎-萬聖鬼王遊六和」活動規劃,並申請最高額度50萬元之補助費,嗣桃園市經發局於107年3月12日召開審查會議,由六和商圈促進會評選為第一名。嗣桃園市經發局於107年4月19日檢具建議補助金額表,其中僅7個商圈獲得建議補助,而六和商圈促進會獲建議補助之金額為50萬元,簽請桃園市政府市長裁示,後於107年5月10日核定六和商圈促進會准予50萬元之最高額補助等事實,業經證人即桃園市經發局前開補助案承辦人林○蓉(見偵字第4640號卷六第2至5頁、第124至130頁背面)、蘇佳婧(見偵字第4640號卷七第134至138頁)、廖振宏(見偵字第4640號卷六第146至150頁)證述明確,並有桃園市政府經濟發展局「107年度桃園市振興商圈商機補助計畫」桃園市六和商圈發展促進會提案大事記暨所附之桃園市政府106年12月14日府經商字第1060300026號公告、桃園市政府振興商圈商機補助要點、六和商圈促進會所提107年度補助申請表、桃園市經發局107年3月23日桃經商字第10700109342號函、初審意見表、六和商圈促進會107年4月3日107六商字第10703011號函及活動計畫修正書、桃園市經發局107年4月19日簽、建議補助金額、107年3月12日審查會議會議紀錄、審查委員評分表、簽到表、桃園市經發局107年5月16日桃商經字第1070019320號函等件在卷可憑,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見偵字第20596號卷三第1至118頁)。被告甲○○既為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之辦理機關首長,對於該補助案管理督導職務,業如前述,則被告甲○○自屬依法令服務於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公務員,且關於該補助案之受理補助案、審查各商圈提案、擬具建議補助金額表並陳由桃園市政府市長核定等事宜,都屬其職務上行為 

 

  ⒊又於107年3月27日前一、二周之某日,被告丑○○向被告甲○○表示有意致贈機車1輛,被告甲○○欣然接受,並委託不知情之配偶梅○貞以其名義出面領受機車,嗣梅○貞於107年3月30日前往機車行領取該車,並將車籍登記於梅○貞名下,被告甲○○則以此方式收受前開機車等情,為被告甲○○(見偵字第4640號卷四第142頁及背面、第276頁及背面、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丑○○(見偵字第4640號卷四第284背面至285頁背面、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本院矚訴字卷七第516至557頁、本院矚訴字卷十第23、428頁)所是認,核與證人梅○貞調詢時之證述(見偵字第4640號卷五第112至114頁)相符,並有被告甲○○與丑○○之通訊軟體對話照片(見偵字第20596號卷四第20至28頁、本院矚訴字卷九第125、127頁)、被告甲○○與梅○貞之通訊軟體對話照片(見偵字第20596號卷四第44至47頁背面)、車籍資料(見偵字第4640號卷四第183頁)等件在卷可稽,此部分事實,亦可認定。

 

 ⒋被告丑○○於本院作證時稱:伊當時因為各商圈彼此交流,知道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共有13個商圈申請補助,有向被告甲○○說300萬元給13個商圈怎麼分,那是朋友一般的打屁,但站在伊的立場,當然也希望補助款能夠爭取多一點。伊當時誤以13個商圈都會分到補助款,才會說13個商圈怎麼分。伊知道申請補助的金額最後可能有高有低,要到結果出來才知道。伊覺得被告甲○○跟六和商圈促進會通過所申請的最高額50萬元補助,或多或少有關,但不是被告甲○○一個人可以搞定。被告甲○○當時沒有主動跟伊要機車,當時是伊之前曾聽到被告甲○○說機車常壞掉,而剛好伊因為商圈剩餘的補助,可以贈送給別人1輛機車,想說送給被告甲○○可以建立良好關係。伊跟被告甲○○建立良好關係,對於商圈的一些活動,包含申請補助款比較順利,內心有這樣的期待。當伊說要送機車給被告甲○○時,被告甲○○沒有多說什麼,就只是答應。被告甲○○是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跟其有良好關係,對於六和商圈將來的運作都會比較順利。伊送被告甲○○機車,是希望補助案審核能夠順利,當然長期目標也希望跟被告甲○○打好關係。伊認為被告甲○○對於伊申請補助案時,是有影響力的,只是不是百分之百,包含刪減補助的影響力,可是只是部分影響力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七第516至557頁),可知被告丑○○認知所申請之補助款,並不一定全額照給,而當時因其剛好有機車額度可以贈送,也有意透過致贈機車與被告甲○○,使申請補助款之提案能夠順利,獲得較高額之補助款,並與被告甲○○建立良好關係等情,佐以被告丑○○與被告甲○○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20596號卷四第20至22頁、第23頁背面、第24頁),被告丑○○與被告甲○○於107年3月7日下午5時9分討論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於107年3月12日舉行之審查會議相關事宜後,被告丑○○即稱「叫評審對我好一點」,被告甲○○回稱「結果是我決定的」,被告丑○○再稱「那你要對我好一點」,被告甲○○隨即傳送表示OK之截圖;又於107年3月9日上午11時48分,被告丑○○再向被告甲○○稱「親愛的偉哥」、「這次總共13個商圈要分300萬ㄟ怎麼夠分」,被告甲○○隨即稱「我搞定了,不會砍妳的補助款啦!」,被告丑○○又稱「哈我有信心阿」,被告甲○○回應「請客就好!」,被告丑○○又稱「好啊星期二我請」、「哈哈我是希望錢多一點啦」,被告甲○○回應「不要貪心!」,是縱使雙方對話間有玩笑之感,但仍可見被告丑○○確有取得較高額補助之意思,並期盼被告甲○○給予協助。此外,被告丑○○嗣與被告甲○○之通訊軟體對話,被告丑○○曾傳送「啊你12好(審查會議當日)中午要不要跟我還有小特吃飯」、「要不要避嫌阿」之訊息予被告甲○○(見偵字第20596號卷四第23頁),可見被告丑○○亦知悉在補助案申請中,與辦理補助案之機關首長私下往來恐有不當,就連聚餐都有是否避嫌之疑慮,是若非其更有所圖,又豈會無故在此一敏感時刻致贈機車予被告甲○○,做出更遭人懷疑之舉動,益徵其上開有意透過致贈機車與被告甲○○,而使六和商圈促進會申請補助款之提案能夠順利,並取得較高額補助之任意性自白,當與事實相符,堪予採認。

 

 ⒌而以上開被告甲○○、丑○○之互動過程,被告丑○○都已明確對被告甲○○稱「這次總共13個商圈要分300萬ㄟ怎麼夠分」、「哈哈我是希望錢多一點啦」,被告甲○○亦分別回應「我搞定了,不會砍妳的補助款啦!」、「不要貪心!」,被告甲○○當能預見被告丑○○有獲取較高額助款之意欲,而被告丑○○又在申請補助案審核之際,主動表示欲贈送要價不斐之機車,明顯逾越一般社交禮儀之範疇,被告甲○○此時豈可能不知被告丑○○之目的,帶有以贈禮方式,冀求被告甲○○能藉由辦理補助案機關首長之身分,對於六和商圈促進會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之申請能夠有所幫助,並藉此獲得較高額補助之意思,而被告甲○○既有此認知,本應加以拒絕,否則豈非無端使自己招人懷疑收受賄賂,竟仍收受被告丑○○所贈送之前開機車,當已足認被告甲○○已遭買通而具有收受賄賂之犯意無訛,是其收受賄賂之犯行,自可認定無疑。

 

 ⒍至起訴書雖認被告丑○○係因六和商圈促進會於補助案審查會議評選為第一名,為酬謝被告甲○○而致贈前開機車,然因卷內並無被告丑○○致贈機車時已知悉六和商圈促進會所提申請案經審查會評選為第一名之事證,自難認被告丑○○係因此致贈機車,此部分公訴意旨應有誤會,併予說明。

 

 ⒎被告甲○○與辯護人之辯詞不足採信之說明:

 ①被告甲○○與其辯護人雖辯稱:被告甲○○收受機車,係因與被告丑○○具有良好情誼,與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無關云云,辯護人再辯稱:縱使被告丑○○有行賄之意思,被告甲○○也無從認知云云,苟上開辯詞屬實,則表示被告甲○○就其收受機車之行為,認屬與被告丑○○之正當往來,也未認知可能涉及收賄,然於107年3月29日被告丑○○為辦理贈送機車事宜,向被告丑○○索取梅○貞之相關資料時,被告甲○○竟回應「我想想,可不可以先用妳的名字領,我擔心有心人士做文章,妳可以幫忙嗎」,再於107年3月30日梅○貞領受前開機車後,被告丑○○向其傳送「梅說妳好壞喔A我」、「我要她幫我打你只有她可以對你出手」訊息時,隨即稱「別說了!隔牆有耳」,此有被告甲○○、丑○○之通訊軟體對話可憑(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125頁、第127頁),以被告甲○○有意請被告丑○○借名領受機車、並稱「擔心有心人士做文章」,又於被告丑○○對其稱「梅說妳好壞喔A我」後,提醒被告丑○○「別說了!隔牆有耳」等舉動以觀,可見被告甲○○對於致贈機車乙事有意避人耳目,若非被告甲○○也知其與被告丑○○非基於雙方情誼之正當往來,而屬不當行為,又何必避人耳目,也惟有被告甲○○也知於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尚在進行審查中,不應收受被告丑○○致贈之物品,否則豈會不欲人知,是被告甲○○、辯護人上開所辯,難以採信。

 

 ②被告甲○○之辯護人雖辯稱被告丑○○沒有行賄之動機與必要云云,然查,被告丑○○縱曾稱其對於六和商圈促進會所提活動計畫有信心,獲得第一名很有優勢等語,但也稱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之補助款確實可能遭刪減,希望越多越好等情,佐以其在與被告甲○○之通訊軟體對話時,也曾提及13個商圈要如何分得本年度僅300萬元補助款,均如前述,可知被告丑○○確實在意所能獲得補助款之金額多寡,又豈會無行賄之動機、必要。

 

 ③被告甲○○之辯護人又以被告丑○○曾稱其致贈機車之目的,係要與被告甲○○打好關係云云,主張被告丑○○贈送機車行為與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無關,然所謂打好關係,本就是在未來不特定時刻,透過與公務員良好之關係,使公務員在辦理職務上行為時,能朝對己有利之方向,而被告丑○○致贈機車時,桃園市經發局正就107年度振興商圈補助案審查各商圈申請補助款之提案,此時致贈財物若仍稱並非「眼前」之補助款申請,而係單純與被告甲○○打好關係即為了將來、不特定之被告甲○○職務,顯然昧於現實,更況被告丑○○也已稱其致贈機車確有要使補助款申請順利之意圖,是辯護人此部分辯詞,亦非可採。至辯護人雖以被告丑○○曾贈送友人曾慧珊機車,另於107年度11月間,也曾再致贈機車予被告甲○○,此次檢察官認無對價關係,而主張本次贈送機車也無對價關係,然查,就交付財物究竟有無對價關係可言,本端視各次交付財物時之時空環境、原因、目的具體個案認定,自不能以其他交付、收受財物之行為,遽論雙方某次交付、收受財物行為有無對價,是辯護人上開所辯,亦屬無據。

 

 ⒏準此,被告甲○○上開收受賄賂、被告丑○○交付賄賂之犯行,均可認定。

 

 ㈥自台鎔公司副董事長寅○○收受賄賂部分:

 ⒈訊據被告甲○○、寅○○固均坦承被告寅○○有交付2張席琳狄翁演唱會門票予被告甲○○收受之事實,惟被告甲○○否認有何收受賄賂犯行,被告寅○○亦否認有何交付賄賂犯行,其等與各自之辯護人分別為如下辯詞:

 ①被告甲○○辯稱:伊原本就是請被告寅○○代買門票,不是無償收受門票,還沒付錢之原因,只是因為與被告寅○○之交情,而未先付款,收受門票這件事也與台鎔公司申請案無關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則辯稱:被告甲○○於107年初即囑託被告寅○○購買演唱會門票,被告寅○○亦允諾,被告寅○○當時不可能預見107年4月始發生之台鎔公司申請案達成,故不可能與被告甲○○之職務上行為發生對價關係。被告寅○○也稱其希望申請案加速進行,僅係其主觀期待,與門票乙事無關聯。被告甲○○自始都有付款之意思,向被告寅○○稱「這麼貴重的票,我付錢給您好不好!」、「我不是帶我老婆去看喔!所以……!」,係因被告寅○○與被告甲○○夫婦關係良好,被告甲○○為避免被告寅○○若得知係被告甲○○夫婦共同前往該演唱會,恐因而不收取門票費用,方如此陳述,被告寅○○也證稱被告甲○○有要付款之意思。依被告寅○○陳述,其主觀上並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性,就交付門票乙事,也只是攀附交際性質,無特定職務對價云云。

 

 ②被告寅○○辯稱:伊是幫被告甲○○買門票,並沒有要贈送意思,是被告甲○○事後未付款,伊也不敢跟被告甲○○主動要,贈送門票與台鎔公司申請案無關云云;被告寅○○之辯護人則辯稱:被告寅○○自始都有收取門票費用之意,其從未向被告甲○○稱毋庸給付票款,只是礙於被告甲○○之身分而未主動索取門票費用,此從被告寅○○、甲○○另次往來,被告寅○○即稱可以代為墊付費用可證。又被告寅○○向友人壬○○購入門票與台鎔公司申請案係屬二獨立案件,只是交付門票之時間點巧妙,但並非針對被告甲○○之特定職務,並無對價關係云云。

 

 ⒉經查,桃園市政府為辦理桃園科技園區、環保科技園區及大潭濱海特定工業區內之公共設施及服務輔導等相關業務,設置「桃園市產業園區聯合服務中心」,負責辦理進駐廠商之工廠設立登記及投資輔導等各項申辦業務,該中心並由桃園市經發局統籌督導,所需預算亦由桃園市經發局支應。寅○○為台鎔公司副董事長,台鎔公司為申辦「污染物排放權許可證」變更乙事,於107年4月10日發函向「桃園市產業園區聯合服務中心」提出申請,桃園市經發局嗣於107年4月23日以桃經發字第1070015022號函,核准台鎔公司辦理污染物排放權變更許可之申請案等事實,為被告甲○○、寅○○所不爭執(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並有台鎔公司資本總額表、桃園市經發局107年4月23日桃經發字第1070015022號函、107年4月23日桃經發字第1070015022號汙染物排放權許可證(管制編號:H53B0395號)、109年4月15日桃經發字第1090015632號函暨附件函(稿)、簽呈、污染物排放權許可證(稿)、簽收資料、經濟部商工登記公司資料查詢服務查詢結果〈台鎔公司〉等件在卷可憑(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32至33頁、第59頁及背面、第60頁及背面、本院矚訴字卷二第117至121頁、本院矚訴字卷九第479至481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又被告甲○○當時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為前開申請「污染物排放權許可證」變更案最終決行之人,則被告甲○○不僅屬依法令服務於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公務員,又對於該申請案負有督導管理之責,則關於該申請案有關之審核事項,均屬被告甲○○職務上之行為。 

 

 ⒊又被告甲○○、寅○○均坦承被告寅○○有請託被告甲○○協助台鎔公司申請污染物排放權變更許可乙事(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4至28頁、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32至238頁),佐以被告甲○○與被告寅○○於107年4月11日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見偵字第4640號卷五第35至40頁、本院矚訴字卷九第243至252頁),其等對話如下:

  被告甲○○:(被告甲○○於當日上午10時5分許撥打語音電話予被告寅○○,通話時間1分6秒)

   被告寅○○:(被告寅○○於當日上午10時9分許撥打語音電話予被告甲○○,通話時間58秒)

  被告寅○○:報告 剛搞清楚了 今天才送件 過5-6關後才會到您手上。

  被告甲○○:(被告甲○○於當日上午10時25分許撥打語音電話予被告寅○○,通話時間29秒)

  被告甲○○:(被告甲○○於當日上午10時40分許撥打語音電話予被告寅○○,通話時間1分47秒)

  被告寅○○:(被告寅○○於當日下午1時31分許傳送台鎔公司申請函)

  被告寅○○:偉哥 麻煩您了

  被告甲○○:(傳送表示OK圖案)

  被告寅○○:(傳送表示超開心圖案)

  被告甲○○:(被告甲○○於當日下午1時37分許,傳送與郭振寰之通訊軟體對話紀錄截圖,截圖內容為被告甲○○傳送台鎔公司前開申請函予郭振寰,並稱「老闆的朋友,麻煩趕快承核到局本部,謝謝!」,郭振寰隨即傳送表示收到之圖片)

  被告甲○○:已處理,請郭主任協助!

  被告寅○○:(傳送表示讚圖片)

 

  足認被告寅○○確有就台鎔公司申請案,請託被告甲○○,被告甲○○並隨即指示郭振寰,盡速將該申請案送至桃園市經發局審核之事實。而從上開互動過程以觀,可見被告寅○○應係請託被告甲○○協助盡速辦理台鎔公司前開申請案,被告甲○○也確實認知,否則被告甲○○不會在受請託後,隨即指示郭振寰,更以「老闆的朋友」為由,指示郭振寰盡速將關於台鎔公司申請案之公文,陳核到桃園市經發局。至被告寅○○於本院作證時雖稱:當時只是請被告甲○○瞭解而已,並無請求加速審核之意,被告甲○○於本院作證時也稱:伊只是跟同仁說若已經審核過,就將相關公文送至桃園市經發局,並無刻意加速審核之意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認也基於被告寅○○審理中所述,辯稱:所為加速審核僅係被告寅○○主觀期待,被告甲○○無法認知云云。然查,被告甲○○於108年2月22日調詢、108年3月21日偵訊時一致稱:伊是請郭振寰「盡速」依法審查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61頁背面、偵字第1813號卷四第7頁),被告寅○○於108年1月25日調詢時稱:「我當時知道申請程序送進去政府機關行政流程會比較慢,其中的一關我知道是到經發局,我希望申請流程的速度能快一點,所以我才跟甲○○講已經送件的事」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19頁、)、108年1月26日偵訊時:「(問:陳春翰是請你詢問進度,還是想透過你去向甲○○表示是否可以加速申請流程?)當然是希望申請速度快點。」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96頁背面)、108年3月12日調詢時稱:「因為當時台鎔公司希望送排放權許可變更審核可以快一點,所以我傳送台鎔公司的函文給甲○○,因為桃園市經發局,我只認識甲○○,他是桃園市經發局的局長,我聽說經發局是負責這一塊的,所以才傳給他,我就是希望甲○○可以幫忙,讓審核快一點」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五第22頁),可見被告甲○○、寅○○上開審理中陳述,均與其等調詢、偵訊時均稱係要加速審核不符,已難憑採,且被告寅○○若無請託加速處理之意,只需按一般行政作業流程申請即可,又何必刻意請託被告甲○○,被告甲○○若無指示郭振寰加速審核,又豈會指示「趕快承核」,更何必假借「老闆的朋友」等明顯暗指申請人身分特殊之理由囑咐郭振寰,上開被告甲○○與其辯護人、被告寅○○之辯詞,顯然係事後卸責之詞,全無可採。

 

 ⒋又被告寅○○確有交付門票予被告甲○○之事實,為被告甲○○、寅○○所是認(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另觀諸被告甲○○、寅○○所為通訊軟體對話紀錄(偵字第4640號卷五第41至45頁),可見:

  【107年4月23日】

  被告寅○○:(被告寅○○於107年4月23日下午6時29分,傳送席琳狄翁演唱會門票2張照片予被告甲○○)

  被告寅○○:報告 票拿到囉

  被告甲○○:謝謝進哥!

  被告甲○○:這麼貴重的票,我付錢給您好不好!

  被告甲○○:我不是帶我老婆去看喔!所以…!

  (兩人下次對話係在107年4月25日,但為本案無關之對話)

   【107年4月26日】

  被告甲○○:(於107年4月26日下午2時43分,被告甲○○傳送門票2張照片予被告寅○○)

  被告甲○○:進哥,剛剛同事拿給我了,謝謝您!

  被告寅○○:(傳送表示開心圖案)

  被告甲○○:(傳送表示THANK YOU圖案)

  (兩人下次對話係107年4月29日,惟係無關之對話)

  亦足認被告甲○○確有自被告寅○○收受前開演唱會門票2張之事實。

 

 ⒌被告寅○○購入前開門票,係有意討好被告甲○○,並非基於代買關係:

 ①被告甲○○、寅○○固均一致稱於兩人某次餐敘時,被告甲○○提及有意購入席琳狄翁來臺演唱會門票,且該門票難購買,若有機會,得代為購票等情(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9頁、第227至229頁),然被告寅○○於調詢時也稱:「我記得甲○○在某一次的餐會上,私底下有跟我講說票不好買,他知道說一般買不到,類似要有關係才買得到票,如果有機會幫忙他買兩張」(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20頁)、「我記得好像是吃飯的場合,但具體還有,我記得他是隨口問問,我好像有回答他我沒有在聽音樂,但我可以幫他問問看」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五第32頁),而被告甲○○於本院作證時也稱:當時被告寅○○係說有朋友可以拿到門票,其可以先幫伊問看看。該演唱會的門票很難買,無法打包票買到,伊心理也不期待被告寅○○能拿到該門票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29、230頁),以被告寅○○所稱認為被告甲○○當時只是「隨口問問」,「有機會」其可以幫忙買,其自己可以幫忙「問看看」,與被告甲○○所稱因為門票很難購入,所以也「不期待」被告寅○○能夠確實購入門票等情,可見雙方縱使於107年初提及被告寅○○可協助代為購票乙事,但其實並未達成代購之合致,此從被告甲○○、寅○○一致稱兩人之後就再未提及購買門票事宜乙情也可證(本院矚訴字卷八第35、38頁、第229、230頁),尤其該席琳狄翁演唱會之票價,共有800、2,800、6,800、8,800、12,800、13,800等6種票價,且票價極為懸殊,此有卷附該席琳狄翁演唱會網路查詢結果可憑(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445至447頁),苟被告寅○○真係基於代買之意思為被告甲○○購入前開門票,以一般幫忙代為購物者,均會先確認代購之標的、金額,避免錯買不合委託者需求之常情,被告寅○○又豈會不先向被告甲○○確認係要購買何種價額之門票,何況倘被告甲○○、寅○○達成代買合致,又豈會在被告寅○○向被告甲○○稱取得前開門票時,被告甲○○會在當時稱「我付錢給您好不好!」,而非稱「我再付錢給你」。

 

 ②再參被告寅○○於108年1月25日調詢時陳稱:「(問:甲○○身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負有審核台鎔公司污染物排放權變更許可職責,何以接受你的請託加速審核流程之後,還免費收受你交付的演唱會門票?)我的認知演唱會門票的事情跟台鎔送件是無關的。(問:既然是無關的,何以你要免費招待甲○○看演唱會?)我統合講我的心態,不管拿酒的事情,還是拿演唱會門票的事情,我是做生意的人,我也不是無所圖,我希望廣結善緣,也許可以認識更多的人脈,對我的生意是有幫助的,我只是覺得說台鎔送件和演唱會門票是兩件事。(問:你是否表示你之所以願意招待甲○○看演唱會是為了打好與甲○○間的關係,希望甲○○之後可以在事業上幫忙你嗎?)我希望能打好與甲○○之間的關係,未來也許甲○○什麼事情可以給我一些意見或指點。」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20頁背面、第21頁),以被告寅○○所稱對於贈送財物與被告甲○○,抱持著並非無所圖、希望廣結善緣、認識更多人脈、有助於生意、打好與被告甲○○關係之心態,即被告寅○○也存有透過致贈財物,攀附與被告甲○○之關係,以互蒙其利之主觀想法,也由此可徵,在被告甲○○、寅○○未達成代買合致,甚且連被告甲○○要購入何種票價門票都不確定下,被告寅○○竟仍購入前開門票,無非係認若能投被告甲○○所好,被告甲○○對其未來之請託即會予以協助。

 

 ⒍被告甲○○於調詢時稱:伊向包含寅○○等人索取財物的時間點,剛好是他們有事情請託伊,伊就順勢請求提供資源,主要是平常也不好開口。而在107年4月時,被告寅○○向伊請託台鎔公司的低汙染排放權許可申請,伊請郭振寰依法審查,當時請被告寅○○提供2張席琳狄翁的門票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59頁背面、61頁背面),是被告甲○○已自承係藉被告寅○○請託台鎔公司申請案之機會,借機索求財物。

 

 ⒎而被告甲○○不僅自承係要借機索求門票,被告寅○○於本院作證時亦稱:伊認為被告甲○○於前開對話中所說的「這麼貴重的票,我付錢給您好不好!」係要試探性地確認其是否要收取門票費用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49、50頁),是被告寅○○也確實認知被告甲○○係要索求前開門票且無付款之意;參以被告甲○○前已依其請託,指示下屬加速台鎔公司申請案流程後,佐以卷附被告甲○○、寅○○之對話紀錄(本院矚訴字卷九第227至277頁),自107年3月17日起至107年4月23日被告寅○○表示取得演唱會門票之期間,也未見被告寅○○當時有再請託被告甲○○辦理其他事項,或是兩人另有其他案件牽連下,被告甲○○竟於被告寅○○告知已取得前開演唱會門票2張後,索求致贈該門票,則被告寅○○豈會對於被告甲○○上開舉動,不會產生被告甲○○係藉其請託台鎔公司之機會而索求財物之想法,尤其被告寅○○也稱其當時也根本不知台鎔公司前開申請案是否通過(本院矚訴字卷八第34、35頁),並以前述其本抱有討好甲○○、攀附關係,藉此互蒙其利之意,則縱被告甲○○係借機索求財物,若以此作為酬謝,也助於使前開申請案能夠順利通過審查,並達其攀附關係之目的,亦無違常情。自足認被告寅○○亦係出於酬謝被告甲○○前開協助台鎔公司申請案,而交付前開門票。

 

 ⒏按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祗須所收受之金錢或財物與其職務有相當對價關係,即足當之。而此相當對價關係之有無,應就職務行為之內容、交付者與收受者之關係、支付之時間、賄賂之種類、價額,及整體行為歷程通盤觀察定之。至違背職務之行為與收受賄賂孰先孰後,於對價關係之存否不生影響,為使公務員為違背職務之行為,預以賄賂買通之,固可認有對價關係;公務員為違背職務之行為雖未預期報酬,而於行為後,方索取並收取賄賂以為報酬;抑或公務員主觀上有冀求賄賂之意,且已予暗示,縱未獲對方明確應允,惟對方於其違背職務行為後,基於酬謝之意交付財物以為報酬,均應認有對價關係,仍屬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收受賄賂(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1913號判決意旨參照)。被告甲○○依被告寅○○之請託而指示郭振寰盡速呈核台鎔公司申請案之審查,復又借機向被告寅○○索取前開演唱會門票2張,被告寅○○對於被告甲○○之目的也有所認知,猶仍交付財物,依上開實務見解意旨,被告甲○○收受賄賂與被告寅○○交付賄賂之犯行,均可認定無疑。

 

 ⒐被告甲○○、寅○○與其等辯護人之辯詞不予採信之說明:

 ①被告甲○○與其辯護人雖辯稱:被告甲○○確係基於請託被告寅○○購買演唱會門票,而收受被告寅○○交付之門票,只是尚未付款云云。被告寅○○與其辯護人亦辯稱,被告並未放棄請求票款之意思云云。然查,被告甲○○、寅○○並未達成代買合致,已如前述,而被告甲○○若真有給付票款之意思,又豈會在107年4月26日取得前開門票後至108年1月8日遭查獲止,始終未給付前開款項予被告寅○○,被告寅○○又有何不向被告甲○○索討票款之理由。何況被告甲○○真有付款之意思,大可直接稱「我再付款給你」,又何必以疑問語氣向被告寅○○稱「我付錢給您好不好!」,至被告甲○○與其辯護人雖稱被告甲○○因若被告寅○○知悉其係與配偶前往該演唱會,恐會執意要致贈該門票,才會稱「我付錢給您好不好!」,更稱「我不是帶我老婆去看喔!所以…!」,然於此之前,被告寅○○也從未稱要將門票送給被告甲○○,則被告甲○○又係如何產生被告寅○○有可能不收取該門票費用之想法,而莫名其妙口出上開言語,又倘被告甲○○真係要付款,更不惜以上開方式「貼心的提醒」被告寅○○,然之後又何以始終未付款,是被告甲○○與其辯護人上開所辯,顯係事後卸責之詞,毫無可採。而被告寅○○若仍有收取門票費用之意思,於被告甲○○稱「我付錢給您好不好!」,何以後續未再約定付款之方式,亦顯可疑,至被告寅○○與其辯護人雖再辯稱係因顧忌被告甲○○局長身分,被告寅○○才不敢向被告甲○○收取票款,若被告甲○○要付款,被告寅○○就會收取票款云云,然查,於前述被告甲○○於107年4月26日以通訊軟體向被告寅○○稱已收到前開門票,卻未見被告寅○○有任何不悅之反應,反傳送表示開心之圖案,此豈是遭人佔便宜會有之反應,且綜觀被告甲○○、寅○○之兩人所為通訊對話紀錄(本院矚訴字卷九第131至287頁),絲毫未見被告寅○○有何畏懼被告甲○○之感,反倒其等常以「偉哥」、「進哥」等兄弟相稱,被告寅○○又豈會不敢向被告甲○○索取門票費用,況以被告寅○○所稱若被告甲○○要付款,被告寅○○就會收取票款,也表示被告甲○○不付款也無所謂之意,豈不亦徵被告寅○○確有贈送財物之意。是被告甲○○、寅○○與其等辯護人上開所辯,有上開諸多不符常情之處,自非可採。

 ②至被告甲○○、寅○○固均稱交付門票乙事與台鎔公司申請案並無任何關聯,然以前述被告寅○○當時僅請託被告甲○○協助處理台鎔公司申請案乙事,被告甲○○又確實為被告寅○○指示下屬郭振寰盡速審核,且被告寅○○請託、被告甲○○依被告寅○○之請託辦理係發生在107年4月11日,距被告甲○○107年4月23日索求財物僅短短10餘天,則以前述密接時點、別無其他請託或利害關係案件,被告甲○○、寅○○對於索求門票與台鎔公司申請案,竟會認毫無關聯,實有可疑;何況被告甲○○認與台鎔公司申請案毫無關聯之說詞,亦不符其之前供述,自更難憑採;而被告寅○○前既稱不知台鎔公司申請案之結果,則被告寅○○豈會對於申請案乙事,猶如過往雲煙毫不在意,並對於於請託不久後,被告甲○○即索求財物不會產生任何遐想,均徵其等辯詞不可信。

 ③另被告甲○○辯護人雖稱被告寅○○並無行賄之動機、必要云云。然查,被告寅○○縱使僅是掛名台鎔公司之副董事長,被告寅○○自承其確實有台鎔公司之股權(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3頁),此並有前開台鎔公司資本總額表存卷可憑,則對於台鎔公司屬有利事項之申辦「污染物排放權許可證」變更乙事,被告寅○○又會毫豈無利害關係,尤其被告寅○○也自承台鎔公司申請案實為其岳父囑託辦理(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96頁背面),則被告寅○○既受岳父之命,焉有可能對於台鎔公司前開申請案毫不在意,遑論若台鎔公司申請案對被告寅○○根本舉無輕重,其又何必請託被告甲○○。是被告甲○○之辯護人辯稱被告寅○○無行賄之動機、必要云云,不足憑採。

 

 ⒑準此,被告甲○○上開收受賄賂、被告寅○○交付賄賂之犯行,均可認定。

 ㈦向玖泰公司負責人卯○○索賄部分:

 ⒈訊據被告卯○○對上開犯罪事實欄一、㈦⒈⒉之事實均坦承不諱;被告甲○○則雖坦承有自被告卯○○分別收受7萬元禮券及5萬元禮券,及有將創奕公司服務建議書交予被告卯○○等事實,惟仍矢口否認有何違背職務收受賄賂、洩漏國防以外應秘密訊息、文書犯行,辯稱:伊兩度向被告卯○○索取禮券,都是基於與被告卯○○之交情而請其贊助,與採購案均無關,至於交付服務建議書,則是因為認為該服務建議書技術含量不是很高,認為不是秘密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則為其辯稱:被告甲○○與卯○○為長年好友,被告卯○○案發前已多次贊助被告甲○○,且被告卯○○不僅曾經贊助被告甲○○尾牙,亦曾贊助新竹縣政府之尾牙禮券,本案並無逸脫常軌,也無特殊對價。被告卯○○對其公司參與採購案有自信,又能以其他管道取得創奕公司之服務建議書,並無行賄之必要與動機。被告卯○○縱使有意透過交付財物取得採購案,亦屬其片面期待,被告甲○○無從認知,兩人也未達成合意。被告甲○○、卯○○達成交付財物合致時,均不知被告甲○○為評選委員,不可能對被告甲○○身為評選委員職務上行為,產生對價云云。

 ⒉犯罪事實欄一、㈦⒈部分:

 ①桃園市政府工務局受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委託辦理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卯○○所經營之玖泰公司為投標廠商之一,甲○○則係採購案評選委員。又前開採購案於107年3月9日公告招標,107年3月20日開標,107年3月28日下午3時許召開評選會議,107年4月16日決標,由玖泰公司得標等事實,有該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卷宗資料在卷可查(偵字第20596號卷一第33至74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而被告甲○○於當時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外,又擔任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之評選委員,就前開採購案行使評選委員職權時,係依政府採購法從事於公共事務,具有法定權限之公務員,且關於該採購案之評選事項,均係其職務上行為。

 ②被告甲○○有於前開採購案評選委員會甫結束後之107年3月28日下午4時38分許,以上開犯罪事實欄一、㈦⒈所示之方式向被告卯○○索取7萬元禮券,被告卯○○則於107年4月3日前往桃園市八德區介壽路之某大潤發賣場,購買面額7萬元之禮券後,在被告甲○○辦公室將前開禮券交予被告甲○○之事實,為被告甲○○(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0頁背面、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61頁、偵字第1813號卷四第5頁背面、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卯○○(見本院矚訴字卷一

 

請點此接續閱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