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類Case

【社會矚目貪污案/第六篇】桃園市政府經發局長朱松偉貪污案,本所協助遭多次索賄之廠商辯護,獲從輕量刑6月,得易科罰金之刑度。

第345頁、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4至67頁、本院矚訴字卷十第23、428頁)所是認,並有玖泰公司帳戶存摺影本(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57頁背面)、被告甲○○、卯○○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紀錄(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293至301頁)在卷可稽,此部分事實,洵可認定。

 

 ③被告甲○○於108年2月22日調詢時稱:伊都是趁包含同案被告卯○○在內等人有事情請託伊,伊就順勢請求其等提供資源,平常也不好意思開口等語。於107年3月、12月間,被告卯○○有2個交通改善的委託案,伊是評選委員,被告卯○○知道伊是評選委員,有請伊多幫忙,所以伊有請被告卯○○贊助7萬元、5萬元禮券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59頁背面、第61頁),是被告甲○○自承確有借擔任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之機會,向被告卯○○請求贊助7萬元禮券之事實;佐以被告卯○○於本院作證時也稱:會贊助禮券給被告甲○○,當然還是會有使被告甲○○讓玖泰公司參與之採購案分數打高一點的想法,做生意以和為貴,不要樹立敵人,這樣做多少對於採購案的評選有幫助。伊也認為被告甲○○在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擔任評選委員有幫到忙,也是要謝謝被告甲○○,才會購買7萬元禮券給被告甲○○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84、88、97、98頁),是被告卯○○也明確供稱係因認為被告甲○○擔任前開採購案評選委員且使玖泰公司順利得標,才會購買禮券酬謝被告甲○○等情。綜合被告甲○○、卯○○上開所陳,並以被告甲○○身為採購案評選委員,本應知不應與參與採購案廠商為程序外接觸,竟於評選會議甫結束後,隨即傳送訊息予被告卯○○暗示得標,並即再索求禮券,若非確有以其評選委員之身分,且認對於玖泰公司得標有其影響力,又豈會違反規定而於決標前即暗示玖泰公司得標,更於評選會議後不久之敏感時刻,旋即索求財物,當已足認被告甲○○係於評選會議結束後,刻意展示其對於評選結果發生有利玖泰公司之影響力,而藉此向被告卯○○索求財物,而被告卯○○對此也有所認知,並為酬謝被告甲○○,方交付禮券與被告甲○○收受,是依前開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1913號判決意旨,被告甲○○此部分收受賄賂、被告卯○○此部分交付賄賂之犯行,均可認定無疑。

 

 ⒊犯罪事實欄一、㈦⒉部分:

 ①桃園市政府交通局於107年11月間,委託桃園市政府工務局辦理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該採購案於107年11月29日公告招標,107年12月11日開標,於107年12月19日召開評選會議,107年12月27日決標,玖泰公司為投標廠商之一,甲○○亦獲聘擔任該採購案之評選委員之事實,有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卷宗資料存卷可考(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75至175頁),此部分事實,洵堪認定。又擔任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之評選委員,就前開採購案行使評選委員職權時,係依政府採購法從事於公共事務,具有法定權限之公務員,且關於該採購案之評選事項,均係其職務上行為。

 

  ②被告甲○○有於107年11月29日上午6時41分許,以通訊軟體傳送「想拜託學長贊助50K的家樂福禮券,尾牙抽獎用,可以嗎?」訊息予被告卯○○,向卯○○索求5萬元禮券等事實,為被告甲○○(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0頁背面、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61頁、偵字第1813號卷四第5頁背面、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卯○○(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6、67頁、本院矚訴字卷十第23、428頁)所是認,並有被告甲○○、卯○○所為之通訊軟體對話紀錄在卷可憑(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333至335頁),此部分事實,亦可認定。佐以被告卯○○於審理中所稱:「(問:為何11月29日到12月15日,為何12月15日這天才去領錢去買禮券?)這個就很難解釋,因為有時候要看自己的時間狀況去做調整,也沒有說答應給人家,我隔天就去拿,然後就直接轉手送到市府去,就我剛剛講的,有時候我有事情到市府,我才會順道去處理這個事情,因為這個事情不是很急的東西。(問:你有想說其實你跟甲○○並非真的禮尚往來,因為甲○○跟你要的東西價值都比較高,甲○○送你的東西其實就真的只是一般年節的那種饋贈,你是否有想到說甲○○跟你要東西,你有想要拖的意思?)就是我們做生意的總是以和為貴,這東西就是人和,與其這樣去塑造一個阻礙你的人,總是不好的。(問: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沒有想要拖的意思?還是有一點點想要拖的意思?)多多少少會,難免,你付出了這個贊助人家,你當然希望他能夠多多少少幫一點忙,這個是難免的,你不可能說我贊助人家,完全都沒有,那個東西不大可能。(問:因為你的時間點,你都不是馬上去做這件事情,所以甲○○跟你要禮券,你都不是馬上去買,然後馬上給甲○○,我的意思是甲○○跟你要東西,你有無想要稍微拖延一下的意思?)有,要不然為什麼會拖那麼久」等語(本院矚訴字卷八第102頁),可知被告卯○○雖於被告甲○○索求財物時雖即允諾,但其實心中仍有拖延之意。

 

 ③被告卯○○係於107年12月15日前往新北市林口區某家樂福賣場購買面額5萬元之禮券乙情,為被告卯○○供承明確(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82頁背面、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7、101頁),並有玖泰公司帳戶存摺影本等件(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58頁)存卷可考,堪予認定;又被告甲○○係於107年12月19日評選會議後之某日,交付創奕公司服務建議書之事實,為被告甲○○(見偵字第1813號卷四第6頁)、卯○○(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82頁、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9頁)陳述在卷,此情亦可認定。再參被告卯○○於本院作證時稱:伊不太記得是何時將禮券拿給被告甲○○,但憑其印象,應該是在評選會議後,去拿服務建議書時,順便一起給被告甲○○,因為伊是有事到桃園市政府時,才一起給禮券,不會特別拿禮券過去,但不能確定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98、99頁),是被告卯○○固無法明確稱其交付禮券之確切時間,但也依其與被告甲○○之互動經驗,認不會特別拿禮券與被告甲○○,應該係收受服務建議書時順道交付禮券,也未有在收受服務建議書之前即交付禮券之記憶、印象,佐以被告卯○○也稱:應該是蠻後面交付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7頁),與前述所稱「要不然為什麼會拖那麼久」等情,應可合理推論被告卯○○係107年12月19日後始將前開禮券交予被告甲○○。

 

 ④被告甲○○有於107年12月14日晚間7時39分許告知被告卯○○其採購委員身分:

  被告卯○○於偵查、審理中一致稱被告甲○○於評選會議前,即告知其為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乙情(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82頁、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9頁),而觀諸被告甲○○、卯○○於107年12月17日下午4時38分之對話紀錄(本院矚訴字卷九第345至341頁),可見:

  被告卯○○:創奕工程顧問公司近五年工程查核成績,如後所附。第5項成績雖為甲等(81分),但此項係因第6項查核成績不佳,被要求第2次查核。

  被告卯○○:(傳送創奕近5年工程查核成績.pdf檔案予被告甲○○)

  被告卯○○:再麻煩多多協助。另請將創奕之服務建議書留存,提供給我參考,以便知己知彼,供擬訂未來投標策略

  被告甲○○:(傳送表示OK之圖案)

        (兩人之後至107年12月19日期間,再無任何對話)

 

 若非被告卯○○已知悉被告甲○○為評選委員,豈會無端向被告甲○○稱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之競爭對手創奕公司過往成績非佳;也惟有如被告卯○○所述,係被告甲○○前已先告知其為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否則被告卯○○豈會絲毫不畏懼被告甲○○得知其竟可以於評選會議前,即獲悉本應屬秘密之被告甲○○為該採購案評選委員乙事,而從被告甲○○對於被告卯○○向其索求創奕公司服務建議書表示被告卯○○知悉其為評選委員乙節,竟無任何驚訝或詢問被告卯○○如何得知之反應以觀,亦證被告卯○○上開所述不假,足認被告甲○○確有於前開採購案評選會議前,即向被告卯○○洩漏其為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訊息無疑。又被告卯○○於本院作證時,雖已不復記憶被告甲○○係何時告知為採購案評選委員,惟被告卯○○於108年1月25日偵訊時也稱:在107年12月11日開標後,被告甲○○有以Line告知伊為評選委員乙事(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82、183頁),佐以被告卯○○於本院審理中稱:被告甲○○不是當面跟伊講其係評選委員,應該是用Line說的,伊沒有用市話跟被告甲○○聯繫,大部分是用Line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92頁、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59頁),再參被告甲○○、卯○○之通訊軟體對話,可見自被告甲○○向被告卯○○索求前開禮券後,兩人並無任何關於被告甲○○為評選委員之文字訊息對話,且期間僅有於107年12月14日晚間7時39分進行一通時間為57秒之語音通話,此有其二人通訊軟體對話紀錄在卷可憑(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333至351頁),基此,當已足認被告甲○○係於107年12月14日晚間7時39分向被告卯○○洩漏其為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身分。

 

 ⑤被告甲○○有洩漏、交付國防以外之秘密訊息、文書之犯行:

  按採購案評選委員對於所知悉之招標資訊,應予保密;委員對於受評廠商之投標文件內容及資料,除供公務上使用或法令另有規定外,應保守秘密,並不得挪作他用。評選後亦同,分別為採購評選委員會委員須知第3點第2項、第11點第1項所明定,是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之評選委員訊息與投標廠商投標時所出具之投標文件,都屬國防以外應秘密之訊息、文書,且不論投標文件之「技術含量」如何,都不改變為秘密文書之性質,亦不因評選前、後異其性質。又以前述被告甲○○多次擔任採購案評選委員之經驗,被告甲○○對於上開規定,焉有不知之理,遑論桃園市政府交通局於107年12月11日寄發評選會議開會通知單時,亦檢附採購評選委員會委員須知予各評選委員,此有桃園市政府交通局107年12月11日桃交資字第1070055469號函在卷可憑(見偵字第20596號卷一第131頁),被告甲○○更不可能推諉不知,從被告甲○○於偵查中也稱:依照伊的習慣,事先如果有人來問評選委員的事,伊都會避重就輕等語(見偵字第1813號卷四第5頁背面)益徵被告甲○○確實明知採購案評選委員身分確屬應秘密事項,然被告甲○○竟仍向被告卯○○洩漏其身為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之身分,嗣又交付因其評選委員身分所取得同為參與前開採購案之創奕公司投標時檢具之服務建議書予被告卯○○,所為當已合於刑法第132條所定之洩漏、交付國防以外之秘密訊息、文書之要件。被告甲○○無視前開明文規定,空言辯稱認創奕公司之服務建議書技術含量低而認不屬秘密云云,要屬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⑥被告甲○○於108年2月22日調詢時自承確有借擔任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評選委員之機會,向被告卯○○請求贊助5萬元禮券之事,已如前述,參以被告甲○○於107年11月29日向被告卯○○索求5萬元禮券後,竟又於107年12月14日,主動告知被告卯○○其係評選委員身分,若非有意彰顯其評選委員身分對於採購案之影響力,豈會明知故犯;嗣再應被告卯○○之請託交付屬玖泰公司競爭對手之創奕公司投標文件,又再度違反規定而展示其身為評選委員之作用,堪認被告甲○○係以其身為採購案評選委員身分、得使玖泰公司順利取得採購案之影響力,確保被告卯○○將確實交付禮券,嗣果使玖泰公司得標,並取得被告卯○○交付之禮券,則被告甲○○具有違背職務收受賄賂主觀犯意與客觀行為,亦屬明確。

 

 ⑦而被告卯○○不僅於本院審理中自白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犯行(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本院矚訴字卷十第23、428頁),且被告卯○○於本院審理中也稱:伊向被告甲○○表示的「再麻煩多多協助」有請被告甲○○分數打高一點之意思,伊會給被告甲○○贊助,當然也是有被告甲○○對於玖泰公司投標的採購案能有所幫助,分數打高一點,才願意交付等語,伊都贊助了,當然希望被告甲○○幫點忙,這是難免的,不可能說完全沒有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68、69、第102頁),即被告卯○○確有以交付禮券作為被告甲○○能協助玖泰公司取得採購案之對價,另從被告卯○○於偵查中自承獲悉被告甲○○涉及貪汙案遭調查後,有刪除與被告甲○○通訊軟體對話之舉動(見偵字第4640號卷一第180頁背面、第183頁),若被告卯○○未認知其行為涉及行賄,而屬正大光明基於情誼與身為公務員之被告甲○○往來,又豈會刻意刪除對話紀錄,而有意規避查緝,亦徵被告卯○○確有行賄之意思無疑。至被告卯○○雖於本院作證時稱:其向被告甲○○索取創奕公司服務建議書與交付禮券乙事無關云云,然被告卯○○係得知被告甲○○評選委員身分後,即主動向被告甲○○索取至少當時被告卯○○無法輕易獲得之創奕公司服務建議書,此一基於被告甲○○評選委員身分而有求被告甲○○之舉動,被告卯○○豈有可能與其有意透過被告甲○○協助取得採購案之目的完全切割,況被告卯○○之後對於起訴書記載之犯罪事實仍予認罪(本院矚訴字卷十第23、428頁),是被告卯○○此部分之陳述不足採信,應認被告卯○○交付禮券仍與被告甲○○交付服務建議書有所對應,職是,被告卯○○對被告甲○○身為採購案評選委員,竟交付競爭對手服務建議書之違背職務行為而交付賄賂之犯行,亦可認定。

 

 ⒋被告甲○○與其辯護人辯詞不可採之說明:

 ①被告甲○○辯稱:伊兩度向被告卯○○索取禮券都是基於與被告卯○○之交情,請伊贊助,與採購案均無關云云,辯護人也稱:被告甲○○與卯○○為長年好友,被告卯○○案發前已多次贊助被告甲○○,且被告卯○○不僅曾經贊助被告甲○○尾牙,亦曾贊助新竹縣政府之尾牙禮券,本案並無逸脫常軌,也無特殊對價云云。然查,上開所辯,不僅與被告甲○○先前供述不符,且無論被告卯○○、甲○○之前交情如何、又有多少餽贈經驗,只要產生業務往來而與公務員之職務具有特定關係時,任何人都可輕易認知,即不得再與公務員有金錢、財物、利益往來,被告甲○○明知身為採購案評選委員,猶仍向被告卯○○索取禮券,豈能謂如此行為並無逸脫常軌,尤其被告甲○○就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係在該案評選會議結束後,先暗示玖泰公司得標,復旋即索求財物,於此情狀還能稱合於其等過往之交際常情,顯然昧於現實;而就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被告甲○○更係刻意透漏其評選委員身分,更有交付玖泰公司競爭對手之創奕公司投標文件,更難認此合於常情,被告、辯護人上開所辯,均非可採。

 

 ②至辯護人所稱被告卯○○對其公司參與採購案有自信,並無行賄之必要與動機云云,然被告卯○○已明確稱投標採購案本來就不可能保證得標,若多一個助力更好等語,已如前述,自非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辯護人又辯稱:被告卯○○縱使有意透過交付財物取得採購案,亦屬其片面期待,被告甲○○無從認知,兩人也未達成合意云云。然查,於採購案評選之際,參與廠商期約、交付財物與評選委員,若仍認不存有協助該廠商取得採購案之意,顯然悖於常理,尤其被告甲○○就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乃先暗示得標後隨即主動索求財物,就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則係索求財物後又刻意透漏評選委員身分,以上述被告甲○○所為異常舉動,自難採信被告甲○○不知對於上開被告卯○○交付財物之目的。

 

 ③辯護人再辯稱:被告甲○○、卯○○達成交付財物合致時,均不知被告甲○○為評選委員,不可能對被告甲○○身為評選委員之職務上行為產生對價云云。然查,就107年度標誌標線維護採購案,證人卯○○雖稱被告甲○○於107年3月28日之前就有向其索求禮券,然觀諸被告甲○○、卯○○所為通訊軟體對話紀錄(見本院矚訴字卷九第289至293頁),於被告甲○○於107年3月28日向被告卯○○索求禮券前,全無類此被告甲○○向被告卯○○索討禮券之相關對話,參以被告卯○○前述與被告甲○○之往來,都係以通訊軟體Line之方式為之,自難認被告甲○○於107年3月28日之前即向被告卯○○索求禮券,是被告卯○○恐係因為時間久遠導致記憶有所混淆,此從被告甲○○若於107年3月28日前已向被告卯○○索求禮券,又何必再次向被告卯○○表示「70k」亦可徵;而就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被告卯○○縱使於107年11月29日時有所允諾,但也係刻意拖延,已難認真有交付禮券意思,再者,無論被告卯○○於107年11月29日有無允諾交付,然當玖泰公司投標108年度交通號誌維護採購案,且被告甲○○受聘擔任採購案評選委員,因而產生被告甲○○身為評選委員之公務員職務上行為時,雙方本應停止任何財物、金錢往來,或是被告甲○○應主動辭任評選委員身分,但被告甲○○均捨此未為,而被告卯○○亦係有意藉被告甲○○評選委員身分順利取得採購案及創奕公司之服務建議書,此時若認雙方之後交付、收受財物之舉動,係基於之前所達成之合致,而與採購案全無任何關聯,實殊難想像,也悖於常情,自無從採信。

 

 ⒋準此,被告甲○○、卯○○上開2次犯行,均可認定。

 

 ㈧向卓爾交通事務所負責人乙○○索賄部分:

 ⒈訊據被告甲○○、乙○○固均坦承被告甲○○有自被告乙○○收受上揭犯罪事實欄一、㈧⒈⒉⒊所載之現金2萬元、威爾鋼10盒、禮券4萬元之事實,惟其二人均矢口否認犯行,被告甲○○、乙○○與其等各自辯護人之辯詞如下:

 ①被告乙○○辯稱:伊交付這些財物與交評審查會議都無關,伊跟被告甲○○從90年就有餽贈關係,因為被告甲○○在其當教授之前就幫伊很多,本案才會支援被告甲○○云云;被告乙○○之辯護人則辯稱:就犯罪事實欄一、㈧⒈部分,被告乙○○與被告甲○○為多年好友,被告乙○○之前即已資助被告甲○○,也曾提供資金給被告甲○○學校使用,雙方私下經常互通往來,本次僅係單純朋友間之交際,與被告甲○○職務上行為並無關係。被告乙○○以開玩笑的口吻要求被告甲○○出席會議,也未表示就該次會議給予對價,亦非主動致贈財物,係因被告甲○○事後索求財物,認為被告甲○○有經濟缺口,而同意資助2萬元,主觀上非出於行賄之意思,否則被告乙○○豈會經被告甲○○一再催促始交付2萬元。另被告甲○○對於交評審查會議並無裁決權。就犯罪事實欄一、㈧⒉部分,於被告甲○○主動聯繫被告乙○○前,被告乙○○並未主動聯繫,亦未要求被告甲○○出席,而被告甲○○就交評審查會議結論又無決定權,無從認定被告乙○○係因為使交評審查會議順利通過始交付財物。而被告乙○○前已有為被告甲○○代購壯陽藥之經驗,本次亦係基於私人交情而允以購買威爾鋼,與交評審查會議無關而無對價關係,被告乙○○非出於行賄之意思交付財物。就犯罪事實欄一、㈧⒊部分,被告甲○○、乙○○所為通話紀錄,均無提及交評審查會議,無從認定被告乙○○有要求被告甲○○出席交評審查會議之意思,且被告乙○○有意行賄,又豈會在被告甲○○卸任經發局長後,始交付4萬元禮券,亦證與交評審查會議無關云云。

 

 ②被告甲○○辯稱:被告乙○○交付這些財物是因為與伊多年交情,與交評審查會議無關云云。被告甲○○之辯護人則辯稱:被告甲○○與被告乙○○係長年好友,關係親密,並有長達數10年間、數百萬元之長期餽贈。被告乙○○致贈之現金、威爾鋼、禮券都有前例,本案並未逸脫常軌。被告乙○○也稱無不法聯想,給付原因係出於早年之恩情及餽贈。就威爾鋼部分,被告甲○○有表明要付款的意思,係代買性質。就禮券部分。雙方合意交付財物之時點,早於被告乙○○送件入審查會的時間,顯見交付財物並無對價關係。依被告乙○○之證詞,被告乙○○也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況若被告乙○○有意透過致贈財物換取被告甲○○對其有利之行為,然其所致贈之金額與所能取得之報酬顯不相當。而被告甲○○卸任局長職務後,被告甲○○、乙○○兩人仍有產學合作之贊助關係,也可證雙方非基於特定職務行為而交付、收取賄賂云云。

 

 ⒉107年8月27日交評審查會議部分:

 ①緣桃園市政府交通局依「桃園市基地開發影響評估審查規定」及「桃園市基地開發交通影響評估審議小組要點」,需聘請委員召開「基地開發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議」(下稱交評審查會議),以針對轄內之基地開發案件進行評估審查。甲○○於107年間獲聘擔任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適由被告乙○○所經營之卓爾交通事務所於107年間承攬新潤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之「龜山區樂捷段14、15地號等2筆土地店鋪、辦公室及集合住宅新建工程」及興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楊梅區草湳坡段埔心小段42地號等23筆土地店鋪及住宅新建工程」等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業務,該2件工程經桃園市政府交通局排定於107年8月27日下午1時30分召開交評審查會議,甲○○亦為該次交評審查會議之評審委員等情,為被告甲○○(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乙○○(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所不爭執,並有卷附龜山區樂捷段14、15地號等2筆土地店鋪、辦公室及集合住宅新建工程之交通影響評估卷宗資料之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函稿、簽呈、簽稿會核單、審查意見表、提案單、卓爾交通事務所函、107年度第18次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議紀錄、簽到表等相關審查資料附卷可考(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23至65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而被告甲○○於當時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外,又於107年間擔任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就各次交評審查會議行使評選委員職權時(含107年8月27日、107年9月21日、107年12月18日交評審查會議),係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具有法定權限之公務員,且有關各次交評審查會議之審查事項,均係其職務上行為。

 

 ②被告乙○○有如犯罪事實欄一、㈧⒈所示,於107年8月27日交評審查會議舉行前,兩度請託被告甲○○出席該次交評審查會議,被告甲○○允諾,並出席該次會議後,復於交評審查會議當日下午2時52分許,傳送訊息向乙○○索取現金2萬元,被告乙○○則於107年9月6日中午某時許,在桃園市經發局附近之某餐廳內,將2萬元現金交予甲○○等事實,為被告甲○○(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乙○○(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所是認,並有如附表五編號1至4所示被告甲○○、乙○○通訊軟體對話可憑,此部分事實,亦可認定。

 

 ③觀諸卷附龜山區樂捷段14、15地號等2筆土地店鋪、辦公室及集合住宅新建工程交通影響評估審查資料中之桃園市基地開發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提案單(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43頁),可見107年8月27日所舉辦之交評審查會議,係被告乙○○承攬前開龜山區樂捷段14、15地號工程案交通影響評估事務後,第三度就交通影響審查評估事宜送請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審查,而第一次、第二次審查分別係在107年3月9日、107年5月9日,可知該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審查,已進行一段時間,佐以如附表五編號1至4所示被告甲○○、乙○○之通訊軟體對話紀錄,可見被告乙○○不僅兩度請託被告甲○○出席交評審查會議,更稱「開不成會,會被業主幹譙」,堪認被告乙○○當有該次交評審查會議順利召開之強烈意欲,而被告甲○○面對兩次請託出席、更向其表示流會會被「業主幹譙」之被告乙○○,亦不可能不知被告乙○○有要其出席該次會議的強烈需求,並參被告甲○○於調詢時供認:有因包含被告乙○○等同案被告之請託,而請其等提供資源,因為平時也不好開口,而被告乙○○當時有送交評影響評估的案子到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審查,伊是審查委員,被告乙○○也有請求幫忙,就請被告乙○○提供現金2萬元與威爾鋼等語(偵字第1813號卷三第59頁反面、第61頁),而該次審查會議於107年8月27日於下午1時30分召開後,被告甲○○隨即於同日下午2時52分前某時許,向被告乙○○索求現金2萬元,時間點不僅與該次交評審查會議有密切關聯,再參被告甲○○傳送索求現金之訊息後,又有收回該訊息之舉動,顯然不欲人知有向被告乙○○索求財物,自已足認被告甲○○係認其已順應被告乙○○之請託,出席該次交評審查會議,因而藉此向被告乙○○索取回報,而從被告甲○○索求財物之巧妙時機,被告乙○○不可能不知其主觀意圖,然被告乙○○不僅當場允諾會交付財物,後也確實交付財物予被告甲○○,亦堪認其係感念被告甲○○配合出席該次審查不致流會而予以酬謝。職是,被告甲○○既就其身為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且出席審查會議之職務上行為,向被告乙○○索求財物,而被告乙○○也因而予以酬謝,當已足認交付財物行為與被告甲○○之職務上行為具有對價關係,且被告甲○○與被告乙○○確係分別出於收受賄賂、交付賄賂之意思為上開行為。

 

 ⒊107年9月21日交評審查會議部分:

 ①卓爾交通事務所於107年間承攬新潤興業股份有限公司「桃園市○○區○○段00000000000000地號店鋪、集合住宅新建工程」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事務,該工程經桃園市政府交通局排定於107年9月21日下午1時30分召開交評審查會議,甲○○亦為該次交評審查會議之評審委員等事實,為被告甲○○、乙○○所不爭執,並有卷附桃園市○○區○○段00000000000000地號店鋪、集合住宅新建工程之交通影響評估卷宗資料之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函稿、簽呈、簽稿會核單、審查意見表、提案單、卓爾交通事務所函、107年度第21次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議紀錄、簽到表、桃園市政府函等相關審查資料附卷可考(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至66至129頁),此部分事實,洵勘認定。

 

 ②而被告甲○○有如犯罪事實欄一、㈧⒉所示,於107年9月21日下午1時30分所召開之評選會議前之上午11時45分,傳送訊息予被告乙○○,請求交付威爾鋼10盒之事實,而被告乙○○則於107年10月5日下午某時許,至桃園市經發局甲○○辦公室將威爾鋼10盒交付予甲○○收受等事實,為被告甲○○(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乙○○(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所是認,並有如附表五編號5至8所示被告甲○○、乙○○通訊軟體對話可憑,此部分事實,亦可認定。

 

 ③又被告乙○○承攬「桃園市○○區○○段00000000000000地號店鋪、集合住宅新建工程」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事務後,於107年2月7日第一次提請桃園市政府交通局為交通影響評估審查,嗣未能完成審查,而又陸續召開多次交評審查會議,於107年9月21日所召開之交評審查會議,則係該工程案之第5次,有卷附桃園市基地開發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提案單在卷可憑(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104頁),可見該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也已進行一段時間,以前述「龜山區樂捷段14、15地號等2筆土地店鋪、辦公室及集合住宅新建工程」第三次送審查,即為業主所催促,自可合理推認就第五度審查且辦理交通影響評估耗費更長時間之「桃園市○○區○○段00000000000000地號店鋪、集合住宅新建工程」,被告乙○○亦有強烈通過該次交評審查會議之意欲。而身為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之被告甲○○,亦應知悉該工程案係第五次送審,則對於被告乙○○有通過該次交通審查之強烈意圖,當亦可預見,則被告甲○○竟於評選會議前夕,向被告乙○○索求威爾鋼,時間點尤其巧妙,且被告甲○○於索求威爾鋼後,又有收回訊息之舉,即不願他人見其向被告乙○○索取財物,被告甲○○上開異常行為,顯非正當且合於常情之社交往來,當已足認被告甲○○係以其身為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對於審查結果有一定影響力,而藉此向被告乙○○索求財物,而被告乙○○面對竟在評選當日上午索求財物之被告甲○○,不可能不會預見其係要藉機索求財物,而為使該次交評審查會議順利通過,因而允諾被告甲○○之需求,嗣更確實交付威爾鋼予被告甲○○,被告甲○○具有收受賄賂之行為、被告乙○○亦屬交付賄賂之行為,均可認定。至於被告甲○○之辯護人、被告乙○○固均辯稱被告甲○○當時係委託被告乙○○代買威爾鋼云云,然查,依附表五編號1至5所示被告二人之對話紀錄,均未見其等有何代買威爾鋼價錢、數量之相關討論,事後也未見任何付款之對話,已難採認確有代買威爾鋼乙事,復觀諸附表五編號8所示對話,被告甲○○於訊息中也使用「你『送』的東西」之用語,更難認雙方當初有何代買協議,上開辯詞,不足採信,先予敘明。 

 

 ⒋107年12月18日交評審查會議部分:

 ①經查,卓爾交通事務所於107年間承攬展昇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桃園區中路三段20地號等1筆土地集合住宅暨辦公室、店鋪新建工程」及遠雄航空自由貿易港區股份有限公司「大園區貨運段7地號等1筆土地」等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事務,該2件工程案經桃園市政府交通局排定於107年12月18日下午1時30分召開交評審查會議,甲○○亦為該次交評審查會議之評審委員等事實,有桃園區中路三段20地號等1筆土地集合住宅暨辦公室、店鋪新建工程之交通影響評估之桃園市政府交通局函、卓爾交通事務所函、桃園市政府函、107年第28次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議紀錄、簽到表等相關審查資料附卷可查(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130至144頁),此部分事實,亦可認定。 

 

 ②又被告甲○○、乙○○均供認被告乙○○有事先向被告甲○○請求出席107年12月份召開之交評審查會議,被告甲○○有向被告乙○○索求4萬元禮券,嗣被告乙○○於107年12月18日交評審查會議結束後之108年間某日,有交付4萬元禮券予被告甲○○等情,為被告甲○○(見本院矚訴字卷二第78頁)、乙○○(見本院矚訴字卷一第345頁)所是認,佐以附表五編號10至編號14所示被告甲○○、乙○○之對話紀錄,亦可見被告乙○○有於107年11月30日請求被告甲○○出席交評審查會議,被告甲○○允諾後,於107年12月8日以通訊軟體傳送「別忘了40k的大潤發禮券喔!」訊息,向被告乙○○索求4萬元之禮券,於107年12月18日交評審查會議翌日之107年12月19日,被告甲○○再次傳送「別忘了40k的大潤發禮券喔!(12月中旬搞定)」訊息,提醒被告乙○○交付財物,是被告乙○○於交評審查會議前之107年11月30日,事先請託被告甲○○出席交評審查會議,被告甲○○亦於該次交評審查會議開始前之107年12月8日向被告乙○○索求4萬元禮券,又於交評審查會議結束翌日之107年12月19日,再向被告乙○○索求前開禮券,後被告乙○○則於108年1月初某日將該4萬元禮券交付予被告甲○○等事實,洵可認定。

 

 ③又被告乙○○既特意事先請託被告甲○○出席12月中旬舉辦之交評審查會議,自可認被告乙○○亦冀求其所承攬之「桃園區中路三段20地號等1筆土地集合住宅暨辦公室、店鋪新建工程」及遠雄航空自由貿易港區股份有限公司「大園區貨運段7地號等1筆土地」等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事務,能夠於107年12月順利召開交評審查會議,避免因出席人數不足而流會,而被告甲○○於受請託後不久,即向被告乙○○索求4萬元禮券,又於交評審查會議結束翌日,再度提醒被告乙○○應確實交付財物,被告甲○○索求財物之時機點,都與被告乙○○請託其出席之該次交評審查會議有緊密關聯,而身為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之被告甲○○,竟在前開與交評審查會議緊密關聯之巧妙時機,向受審查之被告乙○○索求財物,稍具常理知識之人,皆得輕易認知此不符合社交常情,堪認被告甲○○係以其身為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且出席審查會議之職務上行為,向被告乙○○索求財物,而被告乙○○也因而予以酬謝,當足認被告乙○○交付財物行為,與被告甲○○之職務上行為具有對價關係,且被告甲○○、乙○○確係分別出於收受賄賂、交付賄賂之意思為上開行為。至被告甲○○、乙○○與其等辯護人雖均辯稱:被告乙○○之前早有致贈財物予被告甲○○或受被告甲○○請求而贊助尾牙之慣例,此次也係基於二人交情而依循前例,並無違社交常情云云,然查,被告甲○○於其卸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一職後(附表五編號14),即向被告乙○○表示「要支援我的禮券還有嗎?」,顯然被告甲○○對於其身分改變後,被告乙○○是否仍會依其索求而交付財物乙事,也有所擔憂,若本次索求財物、允諾財物真係基於雙方交情、之前致贈財物、尾牙贊助之慣例,則被告甲○○又豈會因其身分轉變而有所顧慮,足徵上開辯詞可疑,不足採信。

 

 ⒌被告甲○○、乙○○與其等辯護人其餘辯詞不足採信之理由:

 ①被告甲○○、乙○○與其等辯護人雖均辯稱:被告甲○○、乙○○交情良好,早有致贈財物慣例,本案被告甲○○索求財物,被告乙○○依被告甲○○之要求交付財物,都係基於二人之前交情,與被告乙○○承攬案件之交評審查會議無關云云,然查,稍具常理知識之人都可以輕易認知,具有審查權限之人與受其審查之人,至少於審查之際,應避免有任何財物、金錢往來,以免影響審查之公平性,被告甲○○、乙○○對此又豈有可能不知,是無論被告甲○○、乙○○之前交情如何、又有多少次餽贈,當被告甲○○身為桃園市政府交評審議小組委員,而將審查被告乙○○向桃園市政府交通局申請審核交通影響評估時,被告甲○○、乙○○既應避免再有之前的財物、金錢往來,以免惹人爭議,然被告甲○○竟三度主動索求財物,被告乙○○竟也皆予允諾嗣並致贈財物,若非其等別有所圖,又何必自招上開遭人懷疑之行為,自難以被告甲○○、乙○○之前交情、財物往來之慣例,為有利被告二人之認定。

 

 ②被告乙○○之辯護人雖辯以:被告乙○○均係被動交付財物,且均未提及要以致贈財物作為被告甲○○出席交評審查會議或使交評審查會議通過審查之對價,是被乙○○交付財物行為並無對價關係,亦無行賄之犯意云云。然查,被告甲○○索求財物之時機,或係在交評審查會議結束當天不久,或係交評審查會議召開前夕,或係請託出席交評審查會議後不久及交評審查會議結束翌日,被告乙○○對於前開巧妙時間焉有可能不聯想與交評審查會議有關,所辯不足採信;再被告乙○○縱未言明要以財物作為被告甲○○為特定行為之對價,然收受、交付賄賂者,為避免遭查獲,常常特意隱晦雙方交付之真實原因、目的,或另以其他名目代之,已如前述,自不能以被告乙○○未明示即為有利被告乙○○之認定。被告乙○○之辯護人再辯稱:被告甲○○向被告乙○○索求財物後,有遲延給付情形,若係基於對價,豈可能如此云云。然查,就上開犯罪事實欄一、㈧⒈⒉⒊部分,或係被告甲○○於交評審查會議結束後方索求財物,或係索求財物後不久即召開交評審查會議,則被告乙○○既已達其目的,縱使其對價給付稍有遲延,也不足為奇;被告乙○○之辯護人又辯稱:被告甲○○縱使身為交評審議小組委員,亦無任何決定權云云。然查,就犯罪事實欄一、㈧⒈⒊部分,本院所認定具有對價關係者,係被告甲○○以其交評審議小組委員身分,出席交評審查會議之職務上行為,與被告甲○○就該次交評審查會議有無審查權限無涉;又就犯罪事實欄一、㈧⒉部分,因收受、交付賄賂犯罪之公務員特定職務上行為,本不要求具有最終裁決權,否則於行政實務上,往往係由機關首長或按層決行,則不具有最終裁決權之經辦公務員,即可輕易藉此脫免貪污犯罪,顯有違貪污治罪條例之規範目的,是不能以被告甲○○僅係審查委員而無最終裁決權為有利被告之認定;被告乙○○之辯護人再辯稱:若被告乙○○有意行賄,豈會在被告甲○○卸任局長身分後仍然交付財物云云,然查被告甲○○既有交通影響評估審查經驗,又係大學教授出身,前又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與桃園市政府關係良好,自很有可能再度受聘擔任交評審議小組委員,若被告乙○○維持與被告甲○○之關係,對於其所經營之交通影響評估事業仍可能有一定助力,是其一方面基於前所達成之對價合致,另一方面則維持與被告甲○○之關係,因而交付財物予被告甲○○,並未悖於常理,不能以此被告乙○○未放棄對價給付遽認被告乙○○即無行賄之意思,而為有利被告乙○○之認定。

 

 ③被告甲○○之辯護人雖辯稱:以被告乙○○證稱交評審查不會有審查未通過情形,都是修正後通過,故案子早晚會過,且不影響其報酬,因而主張被告乙○○無行賄之動機與犯意云云。然查,觀諸107年第21次交通影響評估審查會議紀錄(見偵字第20596號卷二第111至115頁),其中第一案即因故而未能通過審查而須修正、補充,另被告乙○○所承攬工程案之交通影響評估事務,也有同一工程案多次送審,且耗費相當時間之情,已如前述,則交評審查會議之通過與否,對於被告乙○○自不可能無多大影響,否則被告乙○○又何必請託被告甲○○務必出席交評審查會議,更向被告甲○○稱「流會會被幹譙」,而交評審查會議通過與否,又影響被告乙○○取得報酬之時機,對其當亦有利害關係,辯護人無視上情,遽謂被告乙○○無行賄之動機與必要,顯然無稽。被告甲○○之辯護人又稱,就犯罪事實欄一、㈧⒊部分,被告甲○○早於107年11月25日向被告乙○○索求禮券,被告乙○○亦為相同陳述,是被告甲○○、乙○○雙方合意交付財物之時點,早於被告乙○○送件入審查會的時間,顯見被告乙○○交付財物與被告甲○○之職務行為無對價關係云云,然查,觀諸被告甲○○、乙○○該次對話之上下文即附表五編號9部分,被告甲○○、乙○○斯時全未提及關於禮券之隻字片語,則被告甲○○究竟請託被告乙○○辦理何事,實有疑問,自不能遽認被告甲○○當時就係向被告乙○○索求4萬元禮券;另被告甲○○之辯護人所辯稱:被告乙○○所致贈之金額與其所能取得之報酬顯不相當,故其交付財物並非行賄被告甲○○云云,然查,被告乙○○於本院作證時係稱:「(問:就方才檢察官提示你的那幾個交評案,你每一個案子能夠拿到的報酬是多少?)每個案子10幾、20萬元。(問:所以你拿這個案子的報酬,拿來給甲○○好幾十萬元,其實對你是划不來的,是否如此?)是。」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179、180頁),可見辯護人當時係以被告乙○○自承於被告甲○○擔任局長期間交付財物之總金額,令被告乙○○與上開犯罪事實欄一、㈧⒈⒉⒊所示3次交評審查會議所取得之報酬權衡「划不划算」,與本院所認定各次交評審查會議所對應之財物價值顯然不同,自難為有利被告甲○○之認定,反而以被告乙○○所稱每次只要交付2萬至4萬元之財物,即可能達其目的而順利取得10、20萬元之報酬,又有何不划算可言,是辯護人上開所辯,亦屬無據。

 

 ⒍準此,被告甲○○、乙○○上開3次犯行,均可認定。

 ㈨綜上所述,本案事證明確,被告甲○○、己○、子○○、辛○○、丑○○、寅○○、卯○○、乙○○上開犯行均堪認定,本案事證明確,均應依法論科。至被告甲○○之辯護人雖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部分,請求傳喚古華花園飯店副總阮梅,待證事實為被告甲○○有於107年間向阮梅購買酒類,然查,若不能先確立被告甲○○向阮梅所購買之酒類即被告甲○○報支特支費之實際消費,即難認被告甲○○於107年間有無向阮梅購買酒類與本案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2款規定,駁回此部分調查證據聲請。

 

請點此接續閱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