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類Case

【社會矚目貪污案/第七篇】桃園市政府經發局長朱松偉貪污案,本所協助遭多次索賄之廠商辯護,獲從輕量刑6月,得易科罰金之刑度。

二、論罪科刑:

 ㈠無新舊法比較問題之說明:

  被告甲○○、辛○○為上開犯罪事實一、㈣部分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行為後,刑法第214條雖於108年12月25日修正公布,而於同年12月27日施行生效,然本次修法就前開之罪之構成要件及刑度均無變動,僅係就罰金單位之文字有所修正,而不涉及金額實質上變動,應認並無法律變更而須新舊法比較之問題,而應依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逕行適用裁判時法論處。

 

 ㈡論罪:

 ⒈按貪污治罪條例分別規定公務員對於違背職務行為、對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罪。此所謂「職務上之行為」,係指公務員在其職務權責範圍內所應為或得為之行為而言。所謂「違背職務之行為」,係指對於職務上之義務有所違背而言,如本不應為而為,或應為而不為者而言(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4361號判決意旨參照)。又貪污治罪條例所謂「賄賂」,係指金錢或可以金錢計算之有形財物而言;而該條例所謂「不正利益」,則泛指除賄賂以外,其他一切足以供人需要或滿足人慾望之有形或無形之利益皆在內,且不以經濟財產上之利益為限。諸如設定債權、免除債務、款待盛筵、介紹職位或媒妓作樂等等皆屬之(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914號判決意旨參照)。

 

 ⒉被告甲○○部分:

 ①核被告甲○○上開犯罪事實一、㈠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不正利益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㈡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㈢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要求賄賂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之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㈤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㈥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⒈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⒉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刑法第132條之公務員洩漏、交付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消息、文書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㈧部分所為,則均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

 

 ②公訴意旨就附表一編號15部分之行為,就附表三編號3、5、6行為雖均漏未論及;然前開部分與本院認定被告甲○○有罪部分(即附表一編號1至14;附表三編號1、2、4)具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詳後述),本院自得併予審究。公訴意旨就犯罪事實欄一、㈦⒉被告甲○○交付國防以外應秘密文書部分,雖於起訴書事實載明,但漏未論以交付國防以外應秘密文書罪,自應由本院補充。

 

 ⒊被告己○部分:

  核被告己○上開犯罪事實一、㈠所為,則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不違背職務交付賄賂、不正利益罪。公訴意旨雖未論及附表一編號15部分犯行,然此部分與本院認定被告己○有罪部分(即附表一編號1至14)具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詳後述),本院自得併予審究。

 

 ⒋被告子○○部分:

  核被告子○○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㈡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不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

 

 ⒌被告辛○○部分:

  核被告辛○○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之幫助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刑法第214條之幫助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⒍被告丑○○部分:

  核被告丑○○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㈤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不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

 

 ⒎被告寅○○部分:

  核被告寅○○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㈥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不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

 

 ⒏被告卯○○部分:

  核被告卯○○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⒈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不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⒉部分所為,則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之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

 

 ⒐被告乙○○部分:

  核被告乙○○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㈧⒈⒉⒊部分所為,均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2項之不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 

 

 ㈢共犯關係:

  被告甲○○、己○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㈠部分,利用不知情之被告己○秘書楊○潔遂行其等犯行;被告甲○○、辛○○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部分,利用不知情之如附表四各編號所示之核銷特支費經手承辦人遂行其等犯行;被告甲○○、丑○○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㈤部分,利用不知情之被告甲○○配偶梅○貞遂行其等犯行,均為間接正犯。

 ㈣罪數:

 ⒈被告甲○○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㈠㈡㈥㈦㈧所為之要求、期約賄賂、不正利益及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㈤所為之期約賄賂等低度行為,為其後收受賄賂、不正利益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⒉被告己○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㈠所為之期約賄賂、不正利益;被告子○○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㈡所為之期約賄賂;被告丑○○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㈤所為之行求、期約賄賂;被告寅○○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㈥所為之期約賄賂;被告卯○○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所為之期約賄賂;被告乙○○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㈧所為之期約賄賂等低度行為,均為其等交付被告甲○○賄賂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⒊被告甲○○、己○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㈠部分,固有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多次交付賄賂、不正利益或收受賄賂、不正利益之行為;被告甲○○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㈢部分,亦有如附表三所示多次要求賄賂之行為,然均係在同一採購案下,基於單一犯意,以數個舉動接續進行,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是屬接續犯,均僅論以一罪。另被告甲○○、辛○○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部分,固有如附表四多次索取、提供發票復報支特別費之行為,然行為之時間尚屬緊接,手法亦相同,亦應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⒋被告甲○○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所為之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與被告辛○○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所為之幫助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幫助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其等前後行為客觀上具有局部之重合,應評價為一行為方屬合理,是其等均核屬各係一行為觸犯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行使登載不實公文書罪等二罪以及幫助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幫助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等二罪,俱為想像競合犯,應均依刑法第55條規定,就被告甲○○,從一重論以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就被告辛○○,從一重論以幫助公務員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另被告甲○○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⒉部分所為,亦係以一行為觸犯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公務員洩漏、交付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消息、文書罪等二罪,亦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

 

 ⒌被告甲○○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㈠㈡㈤㈥部分各1次收受賄賂或不正利益之行為;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㈢部分1次要求賄賂之行為;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部分2次收受賄賂行為;就上開犯罪事實㈧部分3次收受賄賂行為,係在不同之採購案、補助案、審查會下,於可區別之不同時間收受賄賂、不正利益,而其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㈣1次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行為,亦係另行起意犯罪,是被告甲○○所為上開11次犯行(犯罪事實一、㈠至㈥部分各1次,㈦部分共2次,㈧部分共3次),犯意個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被告卯○○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㈦所為2次交付賄賂犯行及被告乙○○上開犯罪事實一、㈧所為3次交付賄賂犯行,犯意亦個別,行為也互殊,均應以分論併罰。公訴意旨認被告甲○○、乙○○就上開犯罪事實一、㈧部分屬接續犯,容有誤會。

 

 ㈤刑之減輕:

 ⒈被告己○部分:

  按犯前4項之罪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或免除其刑,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5項後段定有明文。查被告己○於偵審均自白其犯行,爰依前揭規定減輕其刑。另審酌被告己○多次交付賄賂、不正利益,且價值非低,故認不宜免除其刑,併此敘明。

 

 ⒉被告辛○○部分:

  被告辛○○以幫助之意思,參與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為幫助犯,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又被告辛○○於偵、審均自白犯行,爰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5項減輕其刑,並依刑法第71條第2項之規定遞減。另被告辛○○多次提供發票供被告甲○○詐取財物,不宜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5項規定免除其刑,併此敘明。

 

 ⒊被告丑○○部分:

  被告丑○○於審判中自白其本案犯行,爰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5項減輕其刑。另審酌被告丑○○所交付財物價值非屬低廉,是尚不宜免除其刑,併此敘明。

 

 ⒋被告卯○○部分:

  查被告卯○○於偵審均自白其犯行,爰依前揭規定減輕其刑。另審酌被告卯○○二度交付賄賂,且價值非低,故認不宜免除其刑,併此敘明。

 

 ⒌至被告寅○○之辯護人雖稱:被告寅○○已坦承有交付演唱會門票予被告甲○○之事實,得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5項減刑云云。然查,被告寅○○始終否認交付前開演唱會門票與請託被告甲○○有所關聯,即否認其交付財物與被告甲○○之職務行為有關,亦未自白其有交付賄賂意思,顯與前揭規定之要件不合,辯護人上開主張顯屬無據。

 

 ⒍至按「犯第4條至第6條之罪,情節輕微,而其所得或所圖得財物或不正利益在新臺幣5萬元以下者,減輕其刑。犯前條第1項至第4項之罪,情節輕微,而其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財物或不正利益在新臺幣5萬元以下者,亦同」,為貪汙治罪條例第12條第1項、第2項所明定。而犯罪情節輕微與否,應依一般社會通念,斟酌貪污犯行之手段、型態、戕害吏治程度、對社會秩序影響程度等一切客觀情狀予以認定。經查,上開犯罪事實一、㈡、㈥、㈦⒉、㈧部分,被告子○○、寅○○、卯○○、乙○○所交付與被告甲○○收受賄賂之價值,雖為5萬元或未滿5萬元,然查:依據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規定,我國業將聯合國反貪腐公約內國法化,並經行政院定自104年12月9日施行,足徵我國對於打擊貪腐即為重視,故無論是公務員收受賄賂或非公務員向公務員行賄,本皆屬情節較為嚴重之犯罪,又審酌被告甲○○身為桃園市經發局局長,本屬位高權重之高階公務員,竟藉其桃園市經發局局長、採購案評選委員、交通影響評估審查委員之身分,不守分際,多次索求財物,嚴重損害我國其他戮力從公之公務員形象,是縱使其收受之財物價值低於5萬元以下,仍難認情節輕微,爰不依前揭規定減刑;而被告子○○雖係應被告甲○○之索求,被動交付財物,然所為亦係助長公務員貪腐之風氣,被告甲○○對於業務往來廠商予取予求,被告子○○非無貢獻;被告寅○○則將行政程序法制視為無物,憑藉與被告甲○○之關係,即恣意請託被告甲○○以其局長身分,加速許可證之審查;被告卯○○就犯罪事實一、㈦⒉部分,則以被告甲○○違背職務、交付應秘密文書之方式,取得競爭對手之投標文件;被告乙○○則憑藉被告甲○○之關係,藉由致贈財物方式與被告甲○○方式,多次交付賄賂以達其目的,是被告子○○、寅○○、卯○○、乙○○等人所為,皆難認已達情節輕微而應予減刑之程度,亦均不依前揭規定減刑,特予敘明。  

 

 ㈥科刑:

 ⒈被告甲○○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為土木工程博士畢業,原為大學教授,經借調至桃園市經發局擔任局長,國家無非係借其長才而予以重用,而被告甲○○從教職轉任政務官,此一身 ,信當時也希冀對國家、社會能有所貢獻,而非成為其圖謀不法財物、利益之管道,詎料被告甲○○嗣於擔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期間,或受邀擔任採購案、交評案審查委員時,竟屢屢借其局長、採購案、交評案審查委員之身分,收受往來廠商或受其審查對象贈送之財物,且多係主動索求賄賂、不正利益,另又以不實發票詐領特別費,所為非但破壞官箴,更損害全體公務員及政府機關廉潔之形象,自應嚴加非難;並參以被告甲○○收受賄賂、詐領特別費之次數與取得不法利得之數額均非少,可見被告甲○○行為所生之危害非輕;再考量被告甲○○犯後多未能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僅坦承犯罪事實欄一、㈣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輕罪);兼衡被告甲○○犯罪之動機、目的、各次收受賄賂、不正利益之價值與詐得之特別費金額、手段、情節、前無前科紀錄之素行、經濟狀況、公訴人、辯護人所述量刑意見,暨被告甲○○由辯護人表示之尚有二未成年之女、八旬老母、前妻與其子賴其扶養、其自身患有高血壓、心律不整等病症、並有家族性遺傳病史之生活狀況等一切因素,分別量處如附表六所示之刑,並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刑法第37條第2項、第3項規定,分別宣告褫奪公權。再基於罪責相當之要求,審酌被告甲○○所犯各罪之不法與罪責程度、所反映之人格特性、對其施以矯正之必要性、犯罪預防等因素,就如附表六所示之有期徒刑部分,定如主文所示之應執行刑。褫奪公權部分,依刑法第51條第8款規定,宣告多數褫奪公權者,僅就其中最長期間執行之,是就褫奪公權部分不另定應執行刑,亦此指明。

 

 ⒉被告己○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己○忌憚被告甲○○身為採購案主辦機關之首長身分,又為盡速取得遲延給付之採購案款項,故對甲○○之索求賄賂、不正利益,未能加以拒絕,所為非是;且其多次交付財物、不正利益,價值又非少,更屬不該;惟考量被告己○犯後尚能坦認犯行,態度良好;兼衡其犯罪之手段、情節、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⒊被告子○○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子○○得知被告甲○○以其公司投標採購案之評選委員身分,藉機索求財物,畏懼被告甲○○對其採購案有不利之影響,為了公司營運、員工生計,方順從被告甲○○之索求而交付財物,所為雖仍應非難,但情節也相對較輕;並考量被告子○○犯後未能坦承犯罪之犯後態度,兼衡其犯罪之手段、交付財物之價值、行為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⒋被告辛○○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辛○○身為伴手禮協會理事長身分,面對時任桃園市經發局局長之被告甲○○,要求提供發票藉機詐領特別費,因不敢得罪被告甲○○,而影響伴手禮協會眾多會員之生計,只能予以順從,所為固非是,然情節亦係相對較輕;並參以因其助力而使被告甲○○所能詐取之金額;再考量被告辛○○犯後坦承犯行,態度良好;兼衡其犯罪之手段、參與程度、行為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年事尚高、罹患疾病之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⒌被告丑○○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丑○○身為商圈理事長,為其商圈之發展,一時失慮不周,冀求致贈被告甲○○機車,使其所屬商圈申請補助款之提案能夠順利通過,並獲取較高額之補助,所為固應予非難;惟念及被告丑○○能夠坦然面對其行為之不當,坦承本案,犯後態度亦屬良好;兼衡其犯罪之手段、所贈財物價值、行為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⒍被告寅○○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寅○○為加速污染物排放權許可證之審查,竟非循正當管道,私下直接請託機關首長即被告甲○○協助,嗣面對被告甲○○借機索求財物,也未拒絕而同意致贈要價不斐之門票予被告甲○○,以為酬謝,所為助長公務員收受賄賂之風氣,亦屬不該,應予非難;復考量被告寅○○否認犯罪之犯後態度,而憑藉關係請託高階公務員行事之行為,向為我國人所詬病,然被告寅○○於本院作證時,竟以政府本來就要為民服務、行政效率為由,合理化其行為(見本院矚訴字卷八第27頁),即認此其私下請託被告甲○○加速申請許可證變更屬理所當然,完全未慮及其行為已損及與被告甲○○無交情又同有污染物排放權許可證需求之廠商之公平性,而觀諸卷附被告寅○○與被告甲○○間之歷次通訊軟體對話紀錄,亦可見其有多次請託被告甲○○辦理不同事項之行為(見偵字第4640號卷三第42頁背面、第43頁背面至45頁、第52頁背面、第55頁背面、第73頁背面、第75、76頁、第79頁、第84頁),足認被告寅○○價值觀已有偏頗,當有施以一定矯正期間,以澈底教化被告寅○○避免其再犯之必要;兼衡其犯罪之手段、所贈財物價值、行為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⒎被告卯○○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卯○○兩度面臨被告甲○○藉機索求財物,皆未能加以婉拒,且也順勢取得應予保密之採購案競爭對手文件,所為應予非難;惟考量被告卯○○願面對其錯誤之行為,坦承犯罪,態度良好;兼衡其犯罪之手段、交付財物之價值、行為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⒏被告乙○○部分:

  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乙○○或為免交評審查會因出席審查委員不足而流會,致業務延宕,或為通過交評審查,兩度請託被告甲○○出席交評審查會,嗣更應被告甲○○之索求,三次致贈財物,兩人各取所需,互蒙其利,然被告乙○○所為實已破壞公務員執行公務之純正廉潔,所為殊值非難;並考量被告乙○○犯後否認犯罪之犯後態度;兼衡其犯罪之手段、交付財物之價值與次數、行為所生危害、素行、智識程度、生活狀況暨公訴人、辯護人就量刑表示之意見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暨定其應執行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㈦緩刑:

 ⒈查被告辛○○、丑○○、卯○○均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考,其三人一時失慮,致罹刑典,犯後已能坦承犯行,面對已過,顯有悔悟之意,信其等經此偵審及科刑教訓,當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酌以刑罰固屬國家對於犯罪行為人,以剝奪法益之手段,所施予之公法上制裁,惟其積極目的,仍在預防犯罪行為人之再犯,故對於惡性未深者,若因偶然觸法即令其入獄服刑,誠非刑罰之目的,本院綜核各情,因認被告辛○○、丑○○、卯○○所受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均併予宣告緩刑2年。又斟酌被告辛○○、丑○○、卯○○各自犯罪情節,為使被告其三人深切記取教訓,認應課予一定條件之緩刑負擔,爰併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之規定,諭知被告辛○○、丑○○、卯○○均應於判決確定之日起1年內,各向公庫支付如主文所示之金額,以期符合本案緩刑目的,並兼顧公益。倘辛○○、丑○○、卯○○不履行前揭負擔,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告之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依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之規定,其緩刑之宣告仍得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撤銷,併此敘明。

 

 ⒉被告子○○之辯護人固為被告子○○請求宣告緩刑云云。然按緩刑之宣告,除應具備刑法第74條所定條件外,並須有可認為以暫不執行刑罰為適當之情形,始得為之。查被告子○○始終否認犯罪,即未能坦然面對其非法行為,又如何期待其能有所省思而無再犯之虞,是辯護人上開主張,並無理由。

 

 ㈧褫奪公權: 

  按犯貪污治罪條例之罪,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並宣告褫奪公權,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定有明文。關於宣告褫奪公權之要件,前開規定為刑法第37條第2項之特別規定,應優先適用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之規定;然關於褫奪公權之期間,仍應適用刑法第37條第2項後段之規定。被告甲○○、己○、子○○、辛○○、丑○○、寅○○、卯○○、乙○○各就其等所犯前開貪污治罪條例之罪,而分別經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爰均依貪污治罪條例第17條及刑法第37條第2項之規定,各宣告褫奪公權期間如主文欄所示。另緩刑之效力不及於從刑與保安處分之宣告,刑法第74條第5項明定,而依刑法第37條第5項但書規定,若宣告褫奪公權同時宣告緩刑者,其褫奪公權之期間自裁判確定時起算,基此,被告辛○○、丑○○、卯○○依法宣告之褫奪公權並不受緩刑效力所及,亦併敘明。 

 

三、沒收部分:

  ㈠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定有明文。經查:

 ⒈查扣案如附表七編號1、2所示之手機,為被告甲○○所有,並曾就其收受本案財物、利益等事宜,與本案其餘7名被告聯繫所使用;扣案如附表七編號3至7所示之物,亦分別為被告己○、子○○、寅○○、卯○○、乙○○所用以與被告甲○○聯繫本案交付財物事宜使用之物,均核屬其等犯罪所用之物,爰均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沒收。

 

 ⒉至被告辛○○、丑○○固亦曾以其等所有之手機,與被告甲○○聯繫本案交付發票、機車等事宜,經核也屬犯罪工具,然上開物品單獨存在不具刑法上之非難性,倘予沒收、追徵,除另使其等此部分之刑事執行程序開啟之外,對於被告辛○○、丑○○犯罪行為之不法、罪責評價並無影響,對於沒收制度所欲達成或附隨之社會防衛亦無任何助益,欠缺刑法上重要性,是本院認無沒收或追徵之必要,爰依刑法第38條之2 第2 項之規定,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併此敘明。

 

 ㈡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第38條之1 條第1 項、第3項定有明文。經查,扣案如附表八所示之物,均為被告甲○○自本案其餘7名被告所收受之財物或利益,核屬其本案犯罪所得,爰均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又除其中附表八編號5、15、17、20所示之物業已扣案外,其餘附表八編號1至4、6至14、16、18至19、21至26所示之物、利益則未扣案,爰就前開未扣案之物、利益,依刑法第38條之1 條第3項規定,於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㈢至自被告甲○○所扣得之IPAD1台(扣案編號E5-5),依被告甲○○稱:已將被告己○交付之IPAD送人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43頁),且無證據證明該IPAD即為同案被告所交付,自無從認定前開IPAD為被告甲○○所收受之犯罪所得;另被告甲○○亦供稱:伊會將其自行購入的禮券與同案被告所交付的禮券,混同作彈性使用,所以不能確定扣案的禮券是否為伊自行購入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42、443頁頁),即被告甲○○也無法肯定遭查扣之禮券究竟是其自行購入或自同案被告所取得,故扣案之提貨卷、禮券(扣案編號E7、E8-1至E8-7、E15)等物,在無其他事證可認確為被告甲○○犯罪所得外,亦無從宣告沒收;另本案雖自證人鍾○恂扣得IPAD(扣案編號P2)、禮券(扣案編號P4)等物,且被告甲○○也稱:伊有將自同案被告取得禮券、IPAD送給鍾○恂等語(見本院矚訴字卷十第443頁),然證人鍾○恂係稱:被告甲○○於106年間有送伊1台IPAD,另禮券部分是被告甲○○透過伊等之子交予伊,金額不確定等語(見偵字第4640號卷四第27頁背面、第28頁),是前開自證人鍾○恂所扣得之IPAD,自非被告甲○○本案於107年間所收受之賄賂,另證人鍾○恂既未能明確稱被告甲○○係何時交付禮券,又無其他事證可認自證人鍾○恂所扣得之禮券即為被告卯○○、乙○○所交付,亦難認為被告甲○○本案犯罪所得,而無從宣告沒收。此外,卷內其餘扣案物均無事證顯示與被告甲○○等8人本案犯行有所關連,亦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貪污治罪條例第2 條、第4條第1項第5款、第5 條第1 項第2款、第3 款、第11條第1項、第2 項、第5 項、第17條,刑法第11條、第30條第1 項前段、第2 項、第214條、第132條、第55條、第41條第1 項前段、第8項、第51條第5款、第8 款、第74條第1 項第1 款、第2 項第4 款、第37條第2 項、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1 第1 項前段、第3 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丙○○提起公訴,檢察官高玉奇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2  月  30  日

 

附件:本案新聞連結

TOP